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5章 分析和计划(上)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这样,你争取别让它知道你和我们谈了什么。而且千万别相信它任何话、任何幻象,坚定信心,一定要救你的儿子,还一定要坚信我们可以帮你,最后一定会除掉这害人东西。”小夏鼓励他,“至于你的案子,我会在开庭后帮你申请司法精神病鉴定。”

    “可是已经鉴定过了!”李景明说。

    “可以申请重新鉴定,这个你不用管,法律上的事就交给我,你只要合作。”

    “怎么合作?装――装疯吗?”

    小夏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被发现教唆当事人作假或者作伪证,不是吊销律师执照,严重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而是,这不是她所愿的,她一直的做人的信条就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

    “也许――”她为难地说:“那个鬼魂并没有变成什么,只是让你的脑子有了幻觉。脑子有幻觉的话――应该是精神疾病的一种吧!”她的道德观挣扎着,最后救人的念头占了上风。

    “没错。是它让你有幻觉,不然无法解释白天你看到的东西。在白天你也看到过它的变化吧?”在得到李景明的确认后,她松了口气继续说:“鬼魂本来就是无形的东西,幻觉一说比较可信。既然如此,你在鉴定时实话实说就行了。”

    “这样就行了?”

    “是啊,你本来就见到一个鬼变成各种样子要杀你全家嘛!”

    “好,我听你的,岳律师。”李景明痛苦地捧着头,“你一定要帮我!岳律师,我求你!”

    “放心,我说到做到――你怎么了?李先生?李先生?法师法师,帮我。”李景明不对劲的样子让小夏不由自主地求助阮瞻。

    “它要出来了。”阮瞻冷静地说:“李先生,你记住岳律师的话,也不用怕。你不怕,它的气势就会弱一分。”

    “我一定做到。”李景明继续挣扎,“你们快走吧,它恨死岳律师了,会伤害她的。”

    “你先走。”阮瞻说。

    “不。”小夏被李景明扭曲的样子吓得白了脸,但仍然坐着不动,“你先弄醒这个警察,到时候‘李景明’攻击我的样子会被许多人看到,鉴定时专家会听取狱警对他关押期间表现的描述,这对他是有利的。”

    “你确定要这么做。”

    “确定。”小夏咬咬牙,干脆不去看面容已经狰狞的李景明。

    她软弱却又要逞强的样子让阮瞻一瞬间有些心软,“躲在我身后。”他说。

    小夏一听,如蒙大赦一样马上跳到阮瞻身后。

    “这么胆小还装什么样子。”阮瞻哭笑不得,但还是任她没出息地藏起来,然后让警察在‘李景明’发作前一瞬间清醒过来。而且这位警员根本没机会去想自己的头为什么会晕晕的,还有一段时间的记忆空白,光是叫来其它人制服这位又发作的犯罪嫌疑人就够他忙得手脚酸软了。

    坐在阳光灿烂的咖啡店里,小夏还对‘李景明’发作的样子心有余悸。

    “我那个不是教唆李景明作假证。”她讨厌咖啡的苦,叼着吸管喝果汁,“一定是那个鬼让他出现幻觉。”

    “你这是越描越黑。”阮瞻准备结束小夏的自我安慰,“其实你说的很有道理,鬼魂是无形的东西,它不能直接杀人放火,它只能利用人的恐惧去吓死人,或者控制东西和其它人下手。即使变幻形状,也要在晚上才能现形,而且形象也应该是虚无的,发生肢体接触是不可能的。”

    “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它附在李景明的身上,让他产生幻觉才发生的喽?因为如果不能肢体接触,他老婆也只能骂骂他,而不能殴打他嘛!”

    “也可能是附在其它人的身上。比如他老婆,然后再附有其它人身上有样学样。”

    “这样也就能解释证人证言中说的,案发前一个多月,他公开和他的家人发生冲突的事了。想必是那个鬼变来变去,挑拨离间。”

    “很可能。”

    “老天,但愿我不会被鬼附体。这太可怕了。”小夏想起李景明的惨状,相当同情他,“要是在被控制下伤害了亲人朋友,等清醒时要怎么面对这一切!”

    “你不用担心。”阮瞻看着小夏胸前的玉菩萨说:“戴着它,一直别拿下来。”

    “原来是这个在保佑我吗?所以,它几次想伤害我都没有成功。切,早知道这个我还害怕它干什么!”

    看她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阮瞻突然明白这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大概就是万里了。自己一时忘记万里的嘱咐,告诉她这件事,果然就让这位超级乐观的小姐以为从此万事大吉,跟万里预料的完全一样。

    “这只是个护身符,只有一定的辟邪力量,不能保护你。”他吓唬小夏,“它没能伤害你是因为它现在不完整。”

    “不完整是什么意思?”小夏还没高兴几秒钟,就被新消息吓到。

    “李景明不是说它从没离开过吗?而你明知道它现在是附在你的房东身上的。它又怎么能在大白天转换宿主?”

    “为什么?”

    “事实上,我怀疑它是个已经有了百年怨力的鬼魂,确切的说它已经不是鬼魂那么简单,而是‘煞’!”

    “煞?”小夏鹦鹉学舌一样。

    “或者说是半煞。”

    “你能不能不说你们那种特殊专业的术语!”

    “就是说它比一般的恶鬼还要厉害,而且可以分开附在好几个人身上,最常见的是分成两个,更厉害的可以分得更多。虽然这样它的力量会减弱一点,但它可以同时控制更多的人,而且它们之间还有感应,可以互相协作来达到目的。”他上次在小夏家里还曾经对那团黑气的残缺不全很疑惑,今天见了李景明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他对付半体已经很勉强,要用血咒才能压得住它,如果让它们会合为一体,他绝对要落在下风。如果让它回到自己的地盘,能力就更会大增,就算他拼了老命也不一定会赢。当然这些不能和小夏讲,对这个她帮不上忙,只能徒增烦恼。

    “你是说因为它分成了两半才没能把我怎么样,如果它合二为一我就会倒了大霉?”

    “很有见地。”

    “喂,你可以不要用这种讽刺的语气和我说话吗?”小夏火大。

    “我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