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27章 秘密 电子邮件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轻微的‘嗡嗡’声响起,那是电脑启动发出的声响。这声音很轻,平时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深夜里听来就很明显。

    小夏缩在床上不敢动,惊恐地盯着电脑的方向。

    她的房间很小,在离床脚的窗边就是她的电脑桌,光线就从那个地方传来。可是电脑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开机啊!还是――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打开了它!

    开机音乐响起来,她的炫彩鼠标也闪烁着各色的光芒,这证明电脑已经完全被打开了。然后她觉得有一团不真实的黑雾徘徊在电脑前,不过她并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嗒嗒嗒’――

    一阵轻快的声间传来,好像有人正在打字,可显示器却还是原始桌面状态。

    小夏的电脑桌面是一幅她的偶像布拉德?皮待微微侧身的头像,小夏最爱他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神情,可此刻看来却觉得他的神色意味深长,那双眼睛更是古怪地盯着她,同时紧紧吸住小夏的目光。

    忽然,他的样子转变了,由笑容变成了愤怒的神态,并且面目和背景全部渐渐模糊,但又逐渐立体,使平面的显示器屏幕变得象个空荡荡的黑盒子,盒子里面摆着一颗男人的头!

    “小夏!”人头厉声叫,骇得小夏几乎惊跳起来。

    “给我报仇!给我报仇!”他大声命令。

    “关正,是你吗?”小夏壮着胆子,哆嗦着问。

    从声音已经听不出什么了,那颗头也看不清楚,但小夏能感觉到关正出了事。

    一片寂静,没人回答她,连电脑也安静得异乎寻常。她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虽然屏幕还是象个放人头的盒子,可就是不再发出一声!

    小夏咽了咽口水,试图从床上下来,但当她的脚才一接触到地面,显示器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并且开始疯狂闪烁!

    “给我报仇!”电脑里的人头又喊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的声音更加凄厉,显示器也摇晃得更加厉害,甚至连桌子也带得颤了起来!

    它不停地重复着那句话,渐渐的连声音也变得金属味十足,好像真正是机器传出来的,“给我报仇――给我报――仇――仇――”

    随着一阵焦糊味地传来,电脑最后大抖了一阵,象死前的抽搐,然后一切嘎然而止!

    小夏屏息坐在床边,瞪大眼睛望着深不可测的黑暗,但光茫闪烁后的视觉真空让她看不见任何东西。她的赤脚还踏着冰冷的地面,不过手心和脚心却全是冷汗。她惊恐地呆坐着,忍耐着黑夜和那真实的焦糊带给她的巨大压迫感,生怕自己一动又会发生什么。

    时钟滴答地走着,也不知过了几分钟,她终于适应了光线,看清楚了房间内的景物,于是她慢慢地站起来,见并没有引发什么异常,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跑了出去,也不管自己还赤着脚、穿着睡衣,慌忙打开了房门,宛如有恶鬼追逐一样,不顾一切地要逃!

    楼道的灯坏了很久了,黑漆漆得什么也看不见。小夏只凭借对环境的熟悉冲了出去,但没想到撞到了一个东西上。

    意外来得突然,她被撞得后退几步,差点一跤坐倒,但却被一只手臂搂住了。她下意识地奋力挣扎,但对方的力量却比她大出许多,想喊,嘴巴却被捂住了,她只是徒劳地扭动身体。

    “嘘――是我,是我!”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声音急切中带着温柔,又有着令她安定的力量,不用看也知道正是来自于她日思夜想的人。

    “你如果不想让全楼的人都看到你和个男人抱在一起,而且还穿着睡衣呆在黑暗的楼道里,就别叫!”阮瞻松开了手。

    可小夏却反抱住他,哽咽着。

    “先回屋吧!”他无意地抚着她的背安慰,光滑的丝绸和柔腻的颈背不知道是哪一样让他的手一再流连。

    “我怕!”

    “有我!”阮瞻轻轻拉开小夏,努力使两人间保持着距离,“握着我的手,就不怕啦!”

    他握住她冰凉微汗的小手,慢慢回到房间里去。

    他不能再拥抱着她了。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在深夜的漆黑楼道里抱着一个身着丝绸小睡衣,而且身材好得没话说的女人,都是一种很暧昧的行为。如果那个女人是你放在心坎里温存了很久,渴想着的,但却三个月没有见面的,那种诱惑就更加致命。就连此刻他握着她手走,也让他心猿意马,不能集中精神。

    可他又非抗拒不可,所以他想保持一贯的冷静就非常非常艰难。他第一次恨自己的夜视能力,那让他把她无意间的媚惑深深印在了心里。

    他把小夏挡在身后,走近了房间,然后伸手把门带上,向小夏的卧室走。他警惕地感觉房间的气息,发觉虽然有阴气,但却消散了。

    “已经没事了。”他不舍地放开了小夏的手。

    小夏跑过去拧亮了台灯,这才发现自己的身着的是比较暴露的睡衣,下意识地掩住胸前。

    “我去客厅等,你换件衣服。”阮瞻垂下眼睛,压抑着心脏‘呯呯’的乱跳。

    “别走!”小夏冲口而出,但随即意识到自己这话有多么暧昧,连忙解释,“那个――出现在这里,我怕他――”

    阮瞻迅速转过身去,可受不了这么面对面看她,“这样好吗?”

    小夏尴尬地‘嗯’了一声,胡乱找件衣服穿上,然后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阮瞻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到事件上,但发现十分不成功,小夏连讲了三遍他才弄明白。

    “你怎么来这儿了?”小夏想起来什么似地问。

    “你忘了我会算。”阮瞻随口搪塞。

    其实他哪里会算,他不过是因为心里塞满了她的影子,所以和她产生了强烈的心灵感应。本来在天刚一擦黑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安,好像她有危险一样,但那感觉转瞬即逝,使他把已经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

    他很想她,但一想到不能去主动招惹她,就忍了下来。他这样忍了三个月了,虽然她没有来找他的感觉很轻松,但他心底总是有份不理智的期待。

    这期待在今晚格外强烈,所以当第二次不安来袭时,他毫不犹豫的抛下一切跑了出来,一路驾车狂奔,还好能拦下正打算逃跑的小夏。不过看了她的情况,他也在自责,为什么为了自己混乱的心而让她处于危险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同事已经死了。”阮瞻拉回思绪,“而且他有可能死在电脑旁边,所以会以这种形式出现。”

    “可是电脑烧坏了。”小夏说。她不是心疼电脑,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如果用所谓科学的方法说,魂魄是一种能量,它通过电脑传播的话,能量不同,自然不能相容,所以烧坏了你的电脑。如果用迷信的说法,他死在电脑前,就有着这种执念,就是说他要以电脑告诉你什么。可不等他告诉你,有什么阻止了他,而魂魄是不能长时间离开尸骨很远的,他来的突然,走得也突然,所以你的电脑还是莫名其妙的坏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送你一台。”

    “对啊,我是听到有打字的声音。”

    “那么跟我回去。”阮瞻站起来,“你这台电脑显然用不了了,用我的电脑看看你的邮箱里有什么线索吧。”

    “关正――”小夏伤感地看了看电脑,仿佛关正坐在那。虽然她对他并无特殊好感,甚至因为杀猫事件还很讨厌他,可还是不忍心看他死。

    “我们不报警吗?”

    “装作不知道的好,不然在没有嫌疑的情况下,最先发现的就是嫌疑。”阮瞻见小夏沮丧的样子,忍不住抚了抚她的脸,手心传来的细嫩感觉让他的手停留了一会儿,“况且你怎么解释你知道他死了?就凭一个噩梦吗?”

    “那不是噩梦!”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们去看看他留下了什么给你!”

    小夏点点头,顺从地和阮瞻去了夜归人酒吧。

    他们到达的时候,泡吧一族还正闹得欢,小夏又在众人暧昧又妒忌的眼神里和阮瞻上了楼。不过这一次她没什么别扭的感觉,而是有种洋洋得意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她在他心里毕竟是与众不同的,因为还没有女人上过这酒吧的二楼。

    她在阮瞻温暖目光的注视下,强压下马上实行‘农村包围城市’的念头,觉得自己在关正死去的夜晚还在安排自己的爱情实在太不仗义,决定先办正事要紧。

    她打开自己的邮箱,果然看到了一封新邮件,也正是关正发给她的。

    “小夏,吓到你了,对不起。我有我的理由,但我不想把你扯进来。这是件复杂的事,我不能理解。你不要管。这件事太诡异!你也不要和任何人说,不然你也会倒霉!那些人该死!他们死了我很高兴。他们是人渣,畜牲不如的东西!可是相信我,我希望他们的死是通过法律。虽然我知道不可能这样重的量刑!你不明白,当你整天面对的是这种人――”

    小夏看得一头雾水,觉得平时有条理且严肃的关正写得信却这样语无伦次。但真正让她停下来望向阮瞻的,是这封电子邮件最后的内容。

    页面上有一个长达三行的省略符号,然后断断续续写着:我要死了,小夏,保重,报仇,不要接近事实,然后最后又是几个乱码和一个地名。

    这一切给小夏传达的信息是:关正当时正处于极度的危险或痛苦,他来不及写完他的话,思想也比较混乱、犹豫,但这是他最后的话。

    “这是哪里?”她指指那个地名。

    “云南。”阮瞻说,“靠近中缅边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