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35章 秘密 三天的生命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他们在竹屋一直等到天亮,早上才要离开,就见一群山民簇拥着一个装束奇特的人正往这里来。一问才知道,他们正是从那蔓来。因为这店的主人也是村里的人,而前几天这店一直闹鬼,所以店主一家三口回村去请道公来驱邪。

    小夏见了店主一家,吓得差点叫出来。看那模样可不就是昨晚的那三个人吗?只不过那小姑娘温柔灵秀,店主夫妇老实和气,可与昨晚的凶狠诡异大不相同,这才想起阮瞻昨天说那三个鬼是幻化的。

    而阮瞻则对这些人推说他们是生态旅行者,想去村里看看。又说昨晚并没有遇到什么事,只有野猫窜来好几只,把房间弄得一团糟。至于万里,则说是感染了风寒,目前昏睡不醒。

    山里人朴实好客,听说外来客遇到了困难,又是来他们这里旅行的,就热情地邀请他们上山。而当道公在野店里大大折腾一番后,万里竟然醒了过来。

    在回寨子这一路上,小夏一直偷看万里的神色,见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像睡了一觉,做了个自己也记不起来的噩梦一样。

    这反而让她内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的不安和不详的感觉,因为阮瞻回来后并没有和她说起是否追到了那个‘下蛊嫌疑人’,而万里好转得也太莫名其妙了。

    到村寨后,他们被安排住到了村长的家里。下午的时候,小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万里借机和阮瞻讨论在野店中发生的事情。

    “别告诉我这个山村鬼事只是意外情况啊!”万里趴在阔大的木窗边上,欣赏着村长家木楼对面的山林景色。

    阮瞻没说话。

    这用脚趾头也想得出,一定是他们要调查的人出来搅局了。不过听村长他们的意思,那个店是在几天前开始不干净的,对方不是能手段高超到可以遥控,就是后发而先至。根据他们一路上行程的艰辛来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方法只有时空扭曲术。

    而施展时空扭曲术的前提是必须有目的地信息,也就是说,施术者要到过这个地方,这样就可以推断‘杨幕友’来过这里,住过这里,甚至和这里有着极大的渊源!

    “那么那个黑色液体是怎么回事?”万里又问。

    “那是蛊,你中蛊了!”

    “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阮瞻有点恼火,他为了万里的意外要急死了,他竟然说还好?

    “反正他们的目的是对付我们,如果不成功的话,不知又要搞出什么花样?‘还好’的意思就是幸亏是我中了招,如果是小夏中的,我会心疼,如果是你,那么以后谁‘保护’我?”万里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别肉麻!”

    “看来这个蛊很厉害,从小到大你都很少那么烦躁的。”万里轻笑,“告诉我有多厉害?”

    阮瞻习惯性的皱眉,“我对蛊术并不在行,所以,我不知道!”

    “哇,不用那么直白吧,好歹给病人一点信心,这点心理暗示你总该懂吧?你来的时候不是猜到这里曾经蛊术盛行,特意恶补了一下蛊术的知识吗?”

    “蛊术是一种秘术,近年来已经近乎绝迹了,我知道的非常少,况且这次的对手不简单,他施的蛊术我甚至没有听过。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到是问过那个道公。”

    “我说你怎么和他谈了一路,我还以为是南北神棍交流骗人的经验哪!”万里总是喜欢挖苦阮瞻,这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他自己都不觉得。

    “你不能少废一句话吗?”

    “哈哈,我看到你给他钱了,希望你的钱值回票价。”

    “也打听了一点事情出来。那个蓑衣鬼被认为是一种水鬼,那种每一丝布上都绣上花朵的鞋子是新娘出嫁的时候才穿的。”

    “就是说那个鬼死得时候还是新娘啦!真可怜。”万里叹了口气,但转瞬又笑了一下,“我已经从小夏嘴里听到你‘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壮举了。可惜我没看到,我每次看你,你都是被扁得抱头鼠窜,这反差也太大了!”

    “可是他竟然能控制植物来装成僵尸,这可不是一般的蛊术了,本来我还以为他会使用鬼蛊就不错了。”

    “他是谁?黄博恒还是杨幕友,还是有其它人。”

    “不知道。”

    “你就会说这三个字,那个什么鬼蛊的,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阮瞻沉吟了一下,还是把自己昨晚追击那个怪人的情况告诉了他。

    原来他在那棵被劈倒的树后看到那只破旧的花鞋后,就顺着雨中极微弱的气息一路追了下去,终于被他抓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怪人,至今他还不能确定那个怪人是男是女,只能感觉到怪人身体气息的古怪。

    当时他才要逼问下蛊的人是不是他,要怎么才能解蛊,那个怪人就一直对他喊,“他能给鬼下蛊,他能给鬼下蛊!让人死也无法摆脱的鬼蛊!”然后提醒他如果不回去,店里的两个人都会死。

    不知怎么,阮瞻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感觉不到恶意,而正当他犹豫的时候,那个怪人突然挣脱了他,迅速消失!

    这时候,阮瞻感应到了小夏的危险,这才一步踏了回来。

    后来他又问过那个道公,知道鬼蛊是传说中才有的秘术,它是下在新死之人的身上,从此那个人的鬼魂不会转生,只会为下蛊之人所用。当然具体的细节,只有懂得如此秘术的人才知道。至于控制植物的蛊术,那个道公连听也没听过。

    他在金钱的力量下告诉阮瞻的,除了鬼蛊的事情外,没有比阮瞻自己查的更有价值些!

    “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意,每次你都遇到这么难解的事,逼得你不得不释放自己的能力,并且还要修炼一下。”

    “你不担心你中的蛊毒吗?没人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不能解,又没有追到下蛊的人,而且连目击者也失去了!”

    “担心没有任何用处,是一种最不良的情绪,但是上战场算我一份就行了。那个躲在幕后的混蛋让我受了控制,差点伤害小夏,我要报复。”虽然阮瞻语调平静,但万里听得出他心里的焦虑,从小到大的朋友,没有一丝一毫能相互隐瞒。他见到阮瞻紧锁的眉头,还有比平时愈发的沉默,就知道自己的情况并不太妙,“我只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失去意识,听说中蛊是无声无息的。”

    “那蛊并不是要对付你的,我猜他是想能伤到一个算一个。再说,我检查过你身体的气息,那蛊不是要杀人,是想控制人。可你这混蛋外表看着虽然随合,其实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定无意中反抗,偏你阳气又极旺,两下里相冲,所以你才会装死装个彻底!”

    万里回忆了一下,感觉当时是有一股冷热交缠的气息一直往他脑袋里窜,他当时就想给硬压下去,结果造成身体剧痛,然后就不醒人事了!

    “看来这个蛊很难解吧?或者是没有解的,对吗?”万里突然问,“实话说吧,我看得出来这蛊有多诡异,现在你要告诉我实情。”

    “我会找出那个丛林怪人,一定有办法的。”

    “那么需要多长时间,总有个期限吧。”

    “你不用管!”

    “得了,我是个大男人,不用你隐瞒真相,告诉我!”万里追问,脸上难得的严肃。

    阮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告诉他,因为他们共同面对过太多的事情,他坚信这次也一样。

    “从你的身体气息来看――三天,你只有三天的命!”

    三天?七十二个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二十五万九千两百秒?这就是他正值壮年的生命就要凋谢的时间吗?

    万里沉默了一会儿,因为他的脸朝向窗外,也看不清表情,但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原来我还能活三天,可是我记得你老爸说过我是个长命的相貌。”

    “我老爸还说过,你太好奇,会遇横祸的。”阮瞻咬着牙齿,“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借过我很多次钱,从来没还过;你乱开我的车,从来不加油,撞坏了也不修;你还和我抢女人!我才不让你死,先还了我这么多债再说!”

    “女人?你说小夏吗?”

    “我说娜娜!”

    “哈哈,你说娜娜啊!”万里转过头来,脸上并没有因为即将来临的死亡而惊惶失措的神情,只是有些无可奈何和伤感,“那是君子之争!”

    “你那是横刀夺爱!”

    “得了,你又不是多喜欢她,不过女追男,隔层纱,你年青气盛,受不住诱惑而已。娜娜那么漂亮,你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

    阮瞻沉默了一会儿,回忆着往事,不禁微笑了一下,“也是,那是她的选择。”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小夏的。”万里又转回脸去,“以前想过啊,不过现在不了,因为我还可以活三天。”他耸耸肩,装做无所谓,“我才不象有的人,觉得自己快死了,一定要表白,那不是给对方心理负担嘛。死了也不让人安宁,够狠!”

    “我不会让你死!”阮瞻一提起这个问题就咬牙切齿。

    “得了,你我都知道,有一种蛊,是死蛊,除非下蛊的人死了,不然是解不了的。还有三天,机会不大。”万里苦笑,“说不怕是假的,可是怕也没有用,男人嘛,总要面对现实。不过这样我至少可以实现小夏的愿望。”

    “她的愿望?”

    “是啊。有一次我问她想要什么样的爱情,你猜她怎么说?”

    阮瞻低着头,不看万里,怕一提到小夏就泄露了心底的秘密,但心里还是很想听的。

    “她说啊――”万里微笑,“她还真是傻得没边,这话没有女人说得出来的,尤其现在的女人那么势利。她说,她想要一个人非常非常爱她,但永远不要让她知道!”

    “她就是那样,还以为生活是个美梦呢!”

    “不过,现在她的梦想可以实现了,我可以替她完成。我想――我是爱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