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36章 秘密 暑期旅行的故事(上)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小夏的眼泪一串串地落了下来。

    她其实并没有走远,因为从小生活在城市里,没有近距离接触过牛,还听说抹上牛的眼泪可以让人得到阴阳眼,结果就跑到牲畜棚去看。而这个村寨的木楼都是二楼住人,一层的侧面是牲口棚,那两个男人又是站在窗边对话,所以她在无意中全听了去。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亏欠了万里很多!

    一直以来,她接受他的帮助,享受他的宠爱,那么自然,那么心安理得,从没有想过回报,仿佛他对她好是应该的事。这是多么可鄙啊!

    现在他还有三天的生命,她要拿什么还他!

    一想到从此看不到他鹿一样温柔善意的眼神,听不到他用半挖苦人半认真的语调说话,感觉不到他温暖和煦的气息,她就受不了!

    阮瞻说了,决不让他死,她也一样,哪怕拿她的生命去交换,她也在所不惜!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和你抢,虽然我从小到大总是喜欢抢你的东西。这也不能怪我,在心理学上,这也是要引起你注意的一种方式。”万里的声音继续传来,“那时候还小,总觉得我们既然是那么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还要拒人千里之外?所以总是想让你发火。哈哈,还真让我成功了一次,娜娜决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气得和我打了一架,唯一的一架,多么难得!”

    “是啊,然后我们鼻青脸肿两个星期。”阮瞻的声音传来,语调因为回忆起往事而放松了些。

    “可是小夏――是不同的。”万里说。

    “是不同。所以,我一定会保住你的狗命,让你好好去爱她吧!这次你没有和我抢,因为她并不是我的,而且永远也不会是。”阮瞻的声音又冷了下来,楼下的小夏的心也冷了。

    “可她喜欢的是你!”万里说,“我开始时对她是当个小妹妹一样,因为她比较冒失,自己还不知道,总是让我觉得有趣,产生保护感。可是后来看她喜欢你,我觉得我并不了解自己的心,因为我不想把她给你。”

    “她会喜欢你的。”阮瞻说,“因为我不会和你抢。”

    “不是这样说啊,好像是你成全我一样,如果我能活下去,咱们还是君子之争。”从万里的语气中听不出有对死亡的恐惧,“目前这样其实是我的失误,我和她是因为我的离婚官司而结识,那时候我才走出失败的婚姻,不想再和女人有瓜葛,所以人为地划定了界限。她是个敏感的丫头,当然不会越界,结果我们越来越熟悉,弄得现在象是左手握右手,完全没有了感觉,然后这时候你这混蛋又出现了!”

    “你干什么去?”阮瞻问,听语气好像万里要下楼一样。

    “我拿一点刚才吃的米糕,还真好吃。我死到临头了,当然做个饱死鬼。”

    “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

    “我相信还不行嘛,可我还是想吃。”万里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要下楼来。

    小夏连忙抹干净眼泪,深吸一口气,快速从后边绕过去,正巧赶到万里走下楼梯的一刻走进了大门。

    她尽力用和平常一样的语气和态度对待万里,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围在他身边转,跟着他逛整个村寨,而阮瞻则从她一回来就不见了踪影,她想他是去拼命寻找解救万里的法子去了。

    晚饭后,阮瞻又出去了,不过临走时把血木剑交给了她,“周围我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碍,但万一有昨晚的情形,只要你不离开木楼就会平安。”

    “村里不会有事吗?”小夏很怕带给无辜的人灾祸。

    “他还没那个本事袭击整个村子!而且我布了阵了,别怕。”

    “嗯,我不怕。只要能解了万里的蛊,我什么也不怕!”

    阮瞻有一瞬间的疑惑,以为小夏发现了什么,但见她也没有什么哀伤的神色,也就没有深究。因为万里命悬一线,而他根本不知道敌人隐藏在哪里,所以他前所未有的焦急,也觉得自己非常的没有用,并开始痛恨自己从前封印自我的行为。

    他这一下午东转西转的,一直在打听各种可能的线索。他想知道那个蓑衣鬼的前身是什么?从她穿的花鞋上来看,她死的时候是新娘,而鬼蛊是要在新死的人身上下的,这样就可以把两个线索合成一个。

    据村里的老人们说,这个村寨附近,只有在文革期间死过一个新娘。她是苗女,爱上了个知青,但父母逼她嫁给寨子里的小伙子,她在结婚当天投江了!

    阮瞻知道村民口中的人就是那个蓑衣鬼,因为她不停地从身上往下滴水。

    也就是说,给他下蛊的人在六几年就存在,并且会了这种蛊术,但这和黄博恒的年龄不附,难道是‘杨幕友’?

    那么那个怪人是怎么回事?他(她)也穿着新娘花鞋,虽然很破旧了,但确实是一模一样的?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吗?

    还有,黄博恒是出自这个村子,可是拿着他的照片在村里问,竟然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造假吗?如果造假为什么要拼命阻止他们来这里?这山村里有什么秘密?

    关键是那个怪人,他(她)是谁?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山林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可是他感觉那个怪人是明白这一切的,因此必须找到他。

    这山林如此之大,如果他存心要躲起来,真不知道要怎么才找到他,可是万里却还有三天不到的生命!

    不过,他倒是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能和他们来此地的目的联系起来。

    据说就在两个月前,有名叫阿旺、阿木、阿水的三兄弟在他们父亲去世的一周之内暴死,而且死状极其古怪,重要的是,他们生前对自己的父亲极为不孝,这和城市中那些精神或肉体上虐待父母而致死的人高度一致。

    这太巧合了,可他不相信巧合的东西,所以两边的事情一定有联系。

    他今晚的任务就是挖开这三兄弟的坟看看,然后要在山林里追踪那怪人的踪迹。这种事在白天不能干,一是他尊重死者,不好让尸骨见了阳光,二来,他觉得那个怪人不会在白天出没,要找的话,必须是在晚上。

    “你要小心。”阮瞻说。

    “你也小心!”小夏看着他明明焦急万分却硬要装作平静的面孔,突然觉得他活得一定很累,不禁有些心疼。

    她下意识地伸手抚抚他冰凉的脸,但马上又回过神来,不仅急忙收回手,甚至还倒退了一大步,差点撞翻桌子。

    阮瞻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慌张,其实小夏是因为听到他说永远不会与她有交集,猜测他是不喜欢自己的,所以对刚才的失态特别在意。

    “我会守着万里的,决不让他再乱跑。”小夏又保证了一句,然后几乎是逃到了楼上去。

    “你跑什么?有鬼追你吗,我看看!”万里正在楼上的客房里坐着,见小夏跑得气喘吁吁的,忙站起来。

    “你坐你坐,你现在是病――你刚刚病好,要休息!”小夏连忙阻止万里,怕他又生出什么事来。

    “我是什么病人哦!”万里哭笑不得,“你没见我刚才吃了多少东西?”

    “饭桶也可能是病人!”小夏硬把万里拉到床上,“你昨天吓死我了,不能再让你吓我第二次!”

    “可是你不会让我现在就睡觉吧。”万里露出苦笑,“我过惯了夜生活,现在让我日落而息,实在不成的。”

    他的生命还有三天不到,可不能浪费在睡觉上,三天后,他会永远睡着。

    “那么你给我讲讲你和阮瞻上学时候的事。”自从偷听到有那么个娜娜,小夏心里就惦记着这个人,想知道是什么女人和这两个男人都恋爱过,“你不是说你和阮瞻共同经历过两件半事情吗?上次你在意大利时在电脑上给我讲过了你们上小学时候的事,那现在我要听下一件。”

    “那是上大学时候的,你有兴趣吗?还有阿瞻的故事哦?”

    “好啊,反正夜长得很,我又不想睡。不过要关了灯,这里通电不久,不要浪费能源,浪费是犯罪。”小夏把万里往床里挤,她自己坐在床边上,然后随后关灯。

    “喂,你这样让我感觉很暧昧啊!”万里说,“我会流口水的,而且别人会误会啊!”

    “管别人干什么,至于你,好好讲故事,禁止胡思乱想。”小夏故作轻松地说,但却借黑暗隐藏着泪光,这是他的最后一夜吗?她忍了一下午了,这会儿有点忍不住了。

    “好吧好吧,你喜欢听我就讲,不知道以后还――”万里停住话头,掩藏住情绪,“从哪讲起呢――就从那个夏天开始吧!”

    万里开始讲述他和阮瞻的第二次遇鬼的经历――

    那是在我们上大二的时候,当年阮瞻不象现在一样,对陌生人是笑咪咪的,那时候的他没有掩饰,一天到晚冷冰冰的,我们在学校号称冰火二人组。

    你知道的,冰山美男嘛,总是受女人注目,我就比他差一点,想想我到现在还不甘心。就好像刘铁和倪阳,其实我觉得倪阳更可爱,可是因为刘铁不爱说话,所以他更受欢迎。这就是女人的心理,女人是这世界上最好奇的动物。

    现在看这两个小子就象当年我们的样子,我想阿瞻雇了他们两个,任他们怎么不听话都能容忍,就是因为他们仿佛是我们十年前的影子。阿瞻是个什么都闷在心里的人,他虽然不说,可是我想他是怀念我们在学校的时光的。

    言归正传,说我们自己。那时候我们学校里有一位公认的校花,名子叫蒋娜,我们都叫她娜娜,她是我们全体男生的梦中情人。娜娜个性有点象你,但可比你漂亮多了,别打我!我是从怀念的角度来回忆的。其实你比她漂亮一百倍行了吧?反正她很可爱就是了,但她也有一个大缺点。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眼睛不好,放着我这样的火样帅哥不爱,偏偏看中了冰山美男。

    阿瞻这家伙很没有定力,被人家娜娜追了不到两个月就投降了,一点骨气也没有,当然如果娜娜追我,我大概也能支持个――三、两天吧!反正他们就成为了一对。

    阿瞻本来就一付欠扁的德行,这回摘了校园玫瑰走,不知有多少男生恨他,不过他也不怎么在意,多亏了我对他不离不弃。

    大二那年的暑假,我们准备去一座著名的山做自助旅行,因为阿瞻平时太闷了,加上高中时代他老爹就已经去世,他每年放假都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我就请他一起去旅行。他当然推三阻四的不肯,但我把他硬拉去了。事后证明我是极其明智的,因为我们在山里遇到了非常恐怖的事,如果没有他,大概都会死在那里,回不来了!

    本来说好去的人只有我和两个男生,外加一个女生,总共四个人,但因为阿瞻和娜娜决定参加,所以后来竟然增加到十五个人,总共九个男生和六个女生,成了一个小型团队,其中不乏想横刀夺爱的主儿。

    年青人嘛,总有着无数的勇气和幻想,事先也没经过什么野外求生训练,也没请向导,只带了点必备的野营工具和地图什么的,就直奔深山老林去了,总觉得那样才够与众不同、豪情万丈。

    那座山是什么山我就不多说了,免得你以后旅行的时候有心理障碍。

    反正我们是去了,但是山路远没有我们想的好走,刚开始还比较兴奋,走着走着就累的不行了,结果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安营扎寨了。

    如果现在我再去的话,我绝对不会在那种地方宿营――山峰的低洼处,旁边有一条很小的瀑布,还紧挨着一个小水潭。

    可那地方可真是美丽啊,有山崖、有草地、有野花、有瀑布,有恬静清澈的水潭。当时我们只贪图那里的风景和取水方便,想着晚上可以看到水潭中映到的月亮,并点上篝火什么的!并没有考虑其它的事,就在那里扎营了。

    可是我告诉你,看事情永远不要只看最表层的东西,那个地方其实极其凶险。要知道山里的天气十分多变,如果下雨的话,在那个低洼地带,随时可能被突如其来的山洪吞没,而且离个不知名的水潭这么近的话,你永远不知道水里会有什么!

    当时我可不懂这些,只是很高兴地玩,虽然没有抓到什么野味,好歹弄了点烤鱼和自带的食品,很开心的办篝火晚会,并不知道有东西在暗处盯着我们,也不知道当天晚上就出了事!

    那次的暑假旅行告诉我――在黑夜的山林深处,一定要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