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42章 秘密 鬼妖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包氏父子叫做包小同和包大同,不过奇怪的是父亲叫包小同,他那个吊儿郎当的儿子却名叫包大同。

    他们说是阿瞻用意念叫他们来的,我对此半信半疑,一方面我感觉到他们并无恶意,另一方面经过这一夜的惊魂,我又不太容易接受新的情况。可是我心急阿瞻的情况,最后决定还是相信他们,所以就一起到水潭那边去了。

    “真的,有道术的人都会这种意念的传送方法,俗人称这个为心灵感应,不过看你呆呆的,说了你也不懂!”包大同话很多,我很讨厌他,可他偏偏缠着我说。

    “你们这些世俗中的人都不爱说话吗?八年前我见过那个什么阮瞻的一次,他比你还厉害,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的。”他嘴里‘咂咂’有声,一付‘我搞不懂你们’的白痴模样,那付嘴脸不知为什么让我讨厌极了,如果不是因为有一只手是断的,不是因为急着找阿瞻,我真恨不得一拳打在他那张嘻笑着的脸上!

    他一路上就那么絮絮叨叨,从半山到山脚下也没停止过,当我就要被他念得头疼欲裂、忍无可忍时,却一眼看见阿瞻静静地坐在水潭边上。

    “阿瞻!”我叫了一声,立即跑了过去,见他鼻青脸肿,身上多处出血,右手用树枝简单地固定住,显然也是断了!

    “难兄难弟哦!”身边的包大同突然冒出一句,语气里带着忍不住的笑意,让我火冒三丈,不过阿瞻倒还是不冷不热的样子。

    “你没事吗?”阿瞻不理包大同,转头问我。

    “我没事。可是一共死了四个同学,其余的也不见了。”我羞愧难当,把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那你刚才不说!”包大同又插嘴,“也许我们可以在那里找到线索呢?”

    我气坏了,但还没说话,阿瞻就说,“你能有什么用?”

    “那你叫我们来!”

    “我是想请包大叔,谁知道跟来一个没用的!”

    “呃――”包大同被阿瞻噎得回不过话。我想笑,但一想到这一晚上的遭遇又笑不出来!

    “小孩子,不要见了面就吵嘴!”包小同大叔终于开口,总算镇住了先打一场嘴仗的场面,“刚才我过来时注意到了,确实有阴气一直延到这里来!阿瞻哪,是怎么回事?”

    “有一个怪婴,好像是那个女鬼的孩子,不过从我和他交手的过程来看,他可不是鬼!”

    “是被痛殴的过程吧!”包大同咕哝了一句。

    阿瞻不理他,继续说,“我一到水潭这边来,他就一路追击,拼命要阻止我。好几次,我差点死在他手里,我猜他至少有百年道行。不过,我知道他的老巢一定在这里!所以等天一亮,他突然消失后,我就守在这儿,看有没有什么异动。”

    包大同听到这儿,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在接到他爹的一对白眼飞刀后,吐了一下舌头,闭嘴不说话了。

    “他也不能见日光吗?”包大叔问。

    阿瞻摇摇头,“他对光线很敏感,阳光一出山尖就突然隐没了,可他又不是鬼,这我能感觉得到,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定是鬼妖,也就是说虽然是妖,但是生活在地下,与极阴之物为伍,以腐阴之物为食,所以也一样害怕光线。”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就招惹他们了?”我悲愤地问。

    “这些东西哪能用常理来揣测。”包大叔叹了口气,“我们先看看吧。阿瞻哪,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我不太确定,但是应该在那一侧。”阿瞻伸手一指,“我刚才感觉到有鬼气也潜入那里!”

    “不确定?可惜了你的天生良能,怎么就封起来了呢!唉,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包大叔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慢慢走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去,步法奇特,好像是按照一定规则走的阵法一样,我们就在他身后跟着。

    阿瞻所指的那个方向就是我们露营地的前方一点,昨晚曾经被水淹没了,不过才一晚上的时光,水又迅速的退去,露出了象河摊一样的石子地。因为那些小圆石湿润可爱,昨天我们还捡了一些,从没想过那下面能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地方是一个象盆地一样的低洼地,三面是绝壁,一侧是地势缓和的山地,慢慢向上延伸着。我们就是从山地这一侧进来的,事实上这也是这小山谷的唯一出口。在山坡的正对面,就是那条虽然小,但秀气可爱的瀑布,和那个白天看来清澈见底的水潭。

    美丽的阳光此刻正明晃晃地照在这个山谷中,新雨后的景色看来是那么清爽美丽,可昨晚我们却差点死在这里,它在我的记忆里如同地狱一般!

    包大叔闭上眼睛,并没有象我想像中的道士那样掐指细算,只是闭目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时辰不对,再过一个时辰,就是对我们有利的时机。如果那东西很凶,我们只要困他到午时三刻,就能一网成擒。”

    包大叔说话颇有古意,我在一旁听得有点不大明白,后来才知道,原来午时三刻是一天中阳气最旺的时候,古代要在那个时候对犯人开刀问斩就是基于这个原因,他们认为这时候处死的人不会回来报仇!

    我看着包大叔有条不紊地带着包大同做准备工作,又是找块大圆石做香案,又是摆符咒和法器什么的,和阿瞻那两手轻描淡写完全不同,和做戏一样,心里觉得这父子二人相当不牢靠。而营地那边虽然满地狼藉,到处是我们昨天丢弃的东西,可我不敢上前去收拾,所以慢慢凑到阿瞻身边。

    “现在不趁机动手,那东西不会跑了吗?”我低声问。

    “这是他们的老巢,现在天色亮了,他们的能力虽然强,但还没到在大白天就能跑出来的地步!再说,包大叔站住的那个方位,不是随便站的,是镇位。”

    “这包氏父子是谁?”我把声音压得更低,“看着像群众演员,可靠吗?”

    “包大叔是我爸的朋友,八年前的暑假,我爸带我去看过他们。”阿瞻瞄了一下那神气兮兮的小道士包大同,“他和我爸不是一个派系,但是惺惺相惜,所以互相有了许诺,如果哪一方遇到困难的事,另一方都要施援手一次,并且一定尽力,生死不论!”

    “所以你用那个什么意念找到他们吗?那他们是怎么来这么快的?”

    “他们就住在这山里,我之所以同意和你们来这里旅行,本来是想顺路看看他们的。”

    我听阿瞻那么说,心里对这爷俩的能力又多了一分怀疑,心想如果他们住在千里以外,一夜之间赶到这里,还可以说是御剑飞行或者有什么法术,可他们竟然是住在这山里,那么如果这么晚才到,不就是拿腿走来的!

    不过阿瞻显然看出了我的疑虑,补充道,“我是早上才传的意念给包大叔,这一晚上我一直被追杀,差点连逃命都成问题,哪有时间申请支援。”

    “那还差不多,看这位大叔带了那么多零七八碎的东西,恐怕要收拾一阵子,那他们来的算快了!可是,真的没问题吗?”那么多同学生死未卜,我实在不能安心。

    “这么说吧――”阿瞻很肯定地望着我,“我爸已经去世了,在我看来,在世的人中,如果包大叔治不了那个鬼妖,那么大家一起等死吧!”

    听阿瞻都那么说了,我只有闭嘴,但因为心里不安,所以不停地偷瞄那父子二人,见他们收拾好东西后,包大叔就坐在石头边闭目养神,就好像没什么事发生一样,那份从容的定力到很是叫我佩服,而包大同竟然也能忍住不废话,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

    过了不知多久,反正到了我差不多快无法忍耐的时候,包大叔终于睁开了眼睛。

    “大同,守住镇位,听我号令。”他站起身吩咐,“阿瞻,你守住路口,决不能让他从此处出去!万里,你随我来,我要借你的极盛阳气!”

    我抬头看着他,几乎一瞬间就改变了对他的印象,开始对捉鬼捉妖充满了信心。因为此时的他是如此不同,已经不再是那个满脸堆笑,忠厚、傻气甚至有点滑稽的老人了,而是一付眼睛炯炯有神,举止气定神闲的大师气派!

    我们三个小辈恭敬地应了一声,各自按吩咐行事。我跟在他后面,慢慢走上了那片石子地。

    才一走到那里,就觉得脚下的石子不同寻常地动了起来,感觉有什么在发抖一样。我脚下一软,坐倒在地上。还没等爬起来就隐约听到地下有一个声音传来,“儿啊,人常说慈母多败儿,你不该不听我的劝,去惹这群人的,他们之中有两个不是凡人,这下闯下了滔天大祸!我是跑不掉了,儿啊,你快逃吧,拿着娘的珠子快逃命吧!快走啊,去吧!”

    催促、不舍、哭泣,正是那个华服女鬼的声音。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没半点凶残和阴森,而是悲凉和哀伤,和天底下的母亲送孩子远行时的感觉是一样的,可能更凄惨一些,让我在一瞬间竟然有些不忍。

    “万里过来,站在这个位置!”包大叔叫我,虽然没有阿瞻对敌时冷酷如刀的模样,不过也是很平静,好像做一件工作一样,没有丝毫怜悯。

    我闻言走过去,见他在地上划了一个圈。明明是用一柄普通的桃木剑一比划,但却在地上突出了一个红色的印子,然后随手就燃了一张符咒在里面,奇怪的是连纸灰也没留下。

    “进到圈子里,我要借你的阳气!”他说,不知道是不是设了结界,也不怕我们的说话给下面的东西听到,“你可以坐可以躺,甚至可以睡觉,只要不让双脚离开这圈子!做得到吗?”

    我还没有回答,脚下又是一阵剧烈晃动,整个地面发出隆隆的声音,好像局部地震一样。

    “他要来了!”包大叔面色凝重地说了一句,立即用我无法形容的速度退到十米之后,守住了另一个方位。

    我想问什么,但还没说出口,‘嘭’的一声,地面冲破了一个大洞,一个毛茸茸长尾巴的灰色小东西,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