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50章 秘密 第二夜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神经坚韧――对于人类而言,是一项极好的素质。可是对于胆子超小且八字轻到随时可能会遇鬼的人而言,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因为那样你就必须时时亲自面对恐惧,没办法以丧失意识做为逃避和自我保护的手段。

    此时的小夏就是如此,如果能昏倒,她就不会那么害怕和恶心了,可是她偏偏越惊恐越清醒,许多平时没特别注意过的念头和一连串的问题也在脑海里不停地涌现。

    这是怎么回事?这具腐尸是谁?为什么他的坟被挖开?是什么人干的?那个‘老人’为什么把她引到这里来?为什么那对奇怪的脚印会不敢到这边来?

    她只学过鉴定学,但没学过法医学,因此不能从尸体的外观来判断他死了多久。她只看出他是个男人,尸体已经全部腐烂,但还没有到只剩下白骨的程度,所以外形相当的恶心恐怖。

    因为小夏所掉落的位置偏高,所以即使他是坐在棺材里,小夏也能看清他的上半身。他的脸烂掉了一半,五官模糊一片,尤其那烂得没了眼珠的眼洞非常骇人,无论在哪个角度,都觉得他在死死的盯着你,让你无处可逃!

    他身上的衣服不是汉族的丧葬习俗中的那种寿衣,而是当地少数民族的普通衣物,看来埋葬的时候相当匆忙,并没有特别准备。

    衣服是那种对襟的小褂,颜色已经分不太清了,前襟被绷开。小夏猜测那是因为死尸腹部涨气,加之衣服较紧,所以才会被撑开。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腐尸的肚子也爆开了,已经变色的、分不清是肌肉还是内脏的东西向外翻着,蛆虫爬得到处都是,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小夏强忍着要呕吐的感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听人说过乍尸的故事,据说都是因风而动的,在那种要起尸的临界状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把它们惊起来!

    唯一能保护她的血木剑,在她掉落坑里的一瞬间被丢在坑边了,现在她是直接面对这无法回避的意外!

    所以她紧盯着坐在不远处棺材中的腐尸,生恐它有什么异动。可是她也不能就呆在这儿不动,必须要想办法离开才行,不然如果它真的乍了尸,在这个坑里,她只有等死的份儿!

    这样想着,她就开始以极轻的动作慢慢起身,尽量不发出声响,可是在这寂静山林的黎明中,她每微动一下就能制造出很大的声响,这让她紧张得心脏都要停跳了,一边放慢镜一样的行动,一边还要继续观察棺材那边的情况。

    还好,他没有动。这让小夏有胆子开始寻找往上爬的地方。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坑并不浅,有两人高,棺材所在的地方更深。在她脚下是被连根拔掉的花,模样极其艳丽,在四周的土里还有部分植物的根茎没有被拔光,只耷拉在那,一付随时会挂的样子。黄土的颜色颇新,看痕迹是有人新挖开的这个坟,说不定就是几小时前的夜里!

    她尝试走了一步,脚踝传来钻心的刺痛,提醒她掉落在这个深坑的时候受了些伤,可这时候疼痛对她是次要的感觉,惊恐和不安才是让她无法忍受的。

    她看到前方有一个斜坡,虽然距离地面更远,不过坡度较大,可以攀爬。不过那里太靠近棺材了,几乎要站到腐尸旁边才能做到。这让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要博一博。

    越走近棺材,她越发毛,总觉得那里面的腐尸要跳出来一样,而且越看越觉得他在对着她微笑,随着她的方位的不同甚至还扭转了脖子来盯她。

    站在棺材的旁边,她和那腐尸‘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咬牙背转身去,极力忽视后背发麻发凉的感觉,手脚并用地向上爬!

    她清楚的明白不能掉下去,因为这是个大坑,刚才掉落的地方好像是为专门堆放那些美丽又怪异的植物的,而这一侧却很狭小,只有一个棺材。如果她爬到一半滑下来,一定会掉进这个棺材和那腐尸亲密接触。

    可是看着容易,爬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右脚,用不上力,土壁上也没有可以着手的东西,她只是用力蹬着坑洼处,双手抓着泥土和残余的植物根茎,向壁虎一样紧贴在土坡上,一步三滑地艰难向上。

    两分钟的时间,在小夏感觉里却像是几个小时一样长,对回到上面的渴望、对身后会被袭击的恐惧,让她格外紧张,所以体力也就格外消耗,这么短的时间就觉得要坚持不住了。

    此时,上方一根突出的植物根茎出现在她面前,她在惊喜中竭力抓住,双腿用力,想借着这根‘救命稻草’攀顶成功,但一蹬之下,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捉住了!

    是那个腐尸在拉她!他不想让她离开!

    她心里惊恐地想,拼命挣扎想要摆脱,但无论她如何用力,也无法甩掉脚上的拉力。而且在她一挣之下,手中那唯一的‘救命稻草’却松动了!

    停止!别动!别动!

    她吓呆在那,不断地提醒自己。

    那根草是那么脆弱的悬在那,下方的抓力又很强,只要她一动,那根草就再也承受不住她的重量,她马上会掉下去。

    被拖住的是那只没有受伤的脚,她只好忍痛用伤脚尽力承担一点身体的重量,一只手死抓着那根随时会被拔出来的草,另一只手用力扒住土层,虽然泥土中的尖石及各种碎片扎得她的手已经流血了。

    她一动也不动,象壁虎一样紧贴着泥土趴着,甚至连回头看一看也不敢,好在那拉力也没有再向下,所以她现在是半吊在那里,上不来也下不去,只是祈祷那根草不要再松动,然后等待奇迹出现。

    “阮瞻――”绝望中,她轻轻念他的名子。每当危险时,她总喜欢想他,那会让她感到特别安全。

    一只手出现在她面前,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她惊叫了一声,想要挣扎,但只觉得身体凌空而起,脚上的抓力也消失了,她一下就被拉到地面上。

    忽然间踩到坚实的土地,她的伤脚传来的刺痛让她又向前倒下,在那个熟悉且温暖的怀抱里,她在极度惊恐中都没有丧失的意识却因为这份安全而宣布投降!

    ………………

    阮瞻静静地抱了小夏一会儿,在这荒凉的墓地中竟然有了份安宁感,不过这种难得的时光并没有多久,他立即意识到天就要大亮了,不能让尸首见到日光。所以只好先把小夏轻轻放在一边,施法把那些妖艳的花朵烧得一干二净,也让那具腐尸自动平躺在棺内,然后重新掩埋。

    这个坟是他挖的,事实上他一晚上连挖了三个坟!

    因为调查黄博恒的事毫无进展,但那蔓村里几个月前那三兄弟的暴死事件却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三兄弟死得十分蹊跷,没人知道这三兄弟是怎么死的,村民们相信是冤鬼索命或是不孝之人受到神灵的惩罚。可是在阮瞻看来,这件事必与发生在城市的怪事有关系,所以才决定半夜来挖坟看看!

    根据小夏所说,在‘援手’法律援助事务所的几个案子里,死者也死得很古怪,死者的墓地和案发现场都出现过会自己动的植物,象有生命一样。而且这植物是怎么出现在墓地的?如果是象蛊一样被植在尸体中的,为什么经火化也不会被消灭?

    小夏在办公场所还看见过一只奇怪的黑猫,关正也杀死过一只猫,之后关正就被杀了。他们在野店里遇袭更是有一只黑猫出现,并且有会移动的植物装成僵尸的样子!

    总结起来就是,这些怪事发生的时候,都有黑猫和会动的植物!

    万里中了蛊,其它的死者十之八九也是中蛊。而自从他来到这里后他才发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用蛊高手。他能用蛊控制鬼魂、植物、动物(那只黑猫很可能就是被他施过蛊的)、还给万里施了那么狠毒的死蛊。

    他不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来调查对手的底细才遭的毒手,要知道使出那么多手段,并且下死蛊,对施术者本身也有伤害,除非有很强烈的恨意,不然不会这么做。

    可这又是为什么?难道又是‘杨幕友’在其中搅局,甚至他可能也是来自于这里,或者有重大渊源?

    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黄博恒。

    虽然没有人认出他的照片,可是这不能说明什么,他那么有钱,完全可以整容。他有一种感觉,就是黄博恒一定和这里有密切的关系。

    这些乱成一团的线索,让他苦思不得其解,所以他就要从最基本处下手。他要找出这三兄弟的死是否与城市中的案件一致,如果答案是肯定,那么他也能肯定,在这山林里一定能找出答案。

    当然,还有那个怪人!

    于是他半夜跑来这里做那些挖人坟墓、打扰死者的缺德事了。而当他一到这里,就发现有三座坟墓的周围长满了妖艳美丽的花,所以几乎不用看墓碑,他就知道这三兄弟的墓在哪里。而且不出所料,这三个人都是死于蛊术,虽然他并不太熟悉这种术,不过还是从死状上看得出来。

    另外那些花,和小夏在城市案件中所调查的一样,是罂粟花。罂粟花就是很美的,只是城市中是火葬,虽然那些经过特殊术法处理的种子在火化的高温下也没有死,但毕竟不如以前,所以只长出枝干,而且一离土就枯死。

    在这里,这些花在尸体中生长,然后扎根到土里,长得茂盛之极,必须把坟挖开得很大才能把它们的根毁掉,并要以符火才能彻底消灭。

    而在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他的心又对小夏的危险发生了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