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174章 秘密 包围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不知何时,密密麻麻的,周围已经围满了‘参与者’!

    它们或远或近,或坐或站,全都看不清面目,也分不出是动物还是人形,只见到一双双幽绿的眼睛和一簇簇飘荡的磷火。

    一瞬间,被重重包围的窒息感,小夏深刻地体会到了。

    “没想到你竟然敢追出来!”关正底气十足地问。

    “你在等,如果我们不来,不是辜负你一片心意了吗?”阮瞻针锋相对,“就不麻烦你再回到八角楼去了。”

    “算你聪明,知道躲也躲不过。可是你没有了那个阵,只带着这两个累赘,又怎么能对抗我呢?”

    “能不能对抗要试过了才知道。”阮瞻用关正的话回答他,“多说无益。”

    关正脸色微变,冷哼一声,一把扯开了衣襟,露出腰间的一只小鼓来。这和黄博恒的行为是一样的,只不过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功力不是黄博恒可以比的。那只是他的一个傀儡,只是接受了他的一点意念,而眼前这个是真正的幕后人!

    只见关正慢慢地抬起手,重重地落在了小鼓上。

    奇怪的,竟然没有鼓声传出来,和那天黄博恒敲出的惊天动地的声音完全不同,但尽管如此,周围还是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让被包围在圈子中的三个人明显感觉有什么又逼近了些。

    “他这不是什么超声波吗?就是那个动物能听到,人听不到的?还是微波?”万里在这当口还有心情分析这个,一点也不紧张。

    “你要煮饭吗?还微波?”阮瞻头也没回的斥了一句。

    站在他身后的小夏没说什么,她感觉到阮瞻的肩膀绷紧,显然在全心戒备。她明白他是在采取守势,因为敌强我弱,防守反击是最好的策略!

    只见关正的动作和黄博恒极为相似,但远没有那么夸张,也并没有跳巫舞,只是一下一下地敲着鼓,脚下轻巧地移动着方位,动作时快时慢,全过程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但尽管他如此安静,效果却出奇的好,显然和黄博恒的巫力差距不是档次的问题――而是绝对的操控都和傀儡的区别。

    只听那阵阵的沙沙声越来越强烈,眼前那些影影绰绰的黑影虽然没怎么动,但每个人都知道攻击正在开始。

    三个人都不说话,戒备地观察四周情况。仔细听着那奇怪的‘沙沙’声的来源,总觉得似乎是来自地面。而当他们循声向下望去时,其它两人还好,小夏则立即惊叫了一声!

    黄博恒只是控制几条蛇而已,就已经让她连番做噩梦了,而现在地上已经爬满了更恶心的东西――无数她见都没见过的热带生爬行动物,奇形怪状的蛇虫鼠蚁,满满地爬了一地,正你拥我挤地朝圈子内的三个人规则地涌来!一眼望去,好像一个黑色的圈子围着他们,正在缩小、再缩小。

    阮瞻见状立即一玫火手印挥出,还是拍到地面上,随着飞扬的尘土而向外扩散,在四周形成了一个火圈,不仅把那些爬虫阻隔在外面,而且随着火苗的吞吐,惊得它们四散奔逃。

    看形势暂时缓了缓,阮瞻抬头看了看。

    远远的,隔着舞动的火苗,关正的脸色阴晴不定,但却始终挂着轻蔑的笑容,见阮瞻以火阻隔了爬虫的攻击后根本不以为意,完全不似当时黄博恒的慌张。

    他只是从衣袋中抓出一把不知是什么东西制成的粉末洒向半空,然后在粉末才一落地就加快、加大了动作的频率和幅度,只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那些爬虫竟然重新回归到规则的围攻之势,并且开始攻击起火圈来!

    一边的小夏看得惊愕无比。

    任何动物都会害怕火,何况这不是普通的火,而是阮瞻以咒力支持的、带有法力的火,这就更有着强大的摧毁力量。可这些爬虫却完全违背了生物本能,随着关正听不见的指令,无视咒火的存在一样,前赴后继地向火圈蠕动了过去!

    滋滋――

    焦肉味阵阵传来,第一波爬虫已经被无情的火所吞噬,体形较大的爬虫和蛇类一时没有烧死,还在火里痛苦的辗转扭动,发出不知是不是惨叫的‘嘶嘶’声,可是这对后面的虫类没有任何威慑作用,第一波‘攻城’还没停止,第二波就已经到了,接着是第三波、第四波,潮水一样涌动着!

    “天哪,他这是把整个山林里的虫子都弄来了!”万里吸了一口气。

    “这火挡不了多久。”阮瞻冷静地说,可是神色有些异常,“可我们要拖到援兵来才行。”

    “那怎么办?”万里问,“这混蛋根本不顾及这些卑贱的生命,采用虫海战术,这样你的咒火是会被压灭的。”

    “一定要拖到午夜三点。”阮瞻微晃了一下身体,“我会再加一道咒火,然后会设置个结界。你们两个背靠背站着,这回万里你也要做金牌打手了。”他指指万里手中那个贴满符咒的木棒,然后又转向小夏,“小夏你负责残裂幡。记着,无论它抖得多么厉害,也不要放手。我看关正这个样子,大概也不会爱惜鬼魂,只怕我的宝贝幡今天要挤一点了。告诉我,我可以依靠你。”

    “你可以。”小夏发誓说。

    阮瞻点了点头。一瞬间,小夏竟然觉得他的眼神温柔极了,但还没等她进一步深究,阮瞻又转向了万里。

    “你的死活我就不管了。”这个时候,阮瞻竟然开了万里一句玩笑,反而是万里表情严肃。

    “你――不会现在――”万里支吾地问了一句。

    阮瞻没说话,转过身去,不让小夏看到他的脸。他眼见第一道咒火已经微弱,马上就要熄灭了,立即又施出一个火手印,并虚空画符加了一道看不见的保护屏障,也就是一个透明的结界在小夏和万里的身边,自己则站在结界之外。

    做完这一切,连小夏也看得出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更不用说身边的万里和远处一直盯着里面情况的关正了。

    关正愣了一下,开始还以为是阮瞻在使什么花招,但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我说怎么这个姓万的能中了我的死蛊而不死呢,还以为你用了什么高招破了我的绝门蛊术呢,原来是你把他的蛊引到了你的身上。哈哈,伟大的友情啊,佩服!佩服!”

    一句话,有如闷雷直接劈在小夏毫无防备的心上!

    他把万里的蛊引到自己了身上吗?所以,他一直不肯说他用了什么办法救治万里!所以那天他会疼得那么厉害!那么他会死吗?他会也象所有的鬼魂一样,看不到摸不到了?她会永远失去他吗?

    她白了脸,转过头看看万里。

    万里懊恼地点点头,“没错,这混蛋把我的蛊强行引到他的身上,都不问问我的意见,让我从那天开始就内疚得连大气也不敢喘。如果他死了,我连给他陪葬的心都有了。”

    小夏说不出话,心里却仿佛有一只手在撕扯。她不明白那是疼痛还是酸楚,就觉得整颗心都被抽空了,只剩下一层壳慢慢碎裂。这和她得知万里要死去时那种极度的心疼和不舍完全不一样,混乱、无力、连心里是什么感觉也说不出了。

    “我们杀了关正,他就会没事了吗?”她恍恍惚惚地问着,但耳朵里却听不见万里的回答了,全付身心全放在了结界外的事情上。

    只见阮瞻身体站得很直,极力克制着巨痛带来的颤抖,依然骄傲地站在那里。而关正在狂笑一阵后,忽然改为阴险地微笑。

    “蛊在一般人的身体里,完全受我的控制,不知道在你的身体里又如何呢?”他手上指挥爬虫进攻的动作不停,“你说我们要不要试一下呢?”

    “不要!”一边的小夏大叫一声。

    她不愿意看他受苦了,上次见了一次已经够了。她宁愿看他挂着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微笑,宁愿他不理会她,也不愿意看他受罪了!

    可是她忘了,她的话会起反作用,因为关正无法容忍他看中的‘东西’有一丝一毫属于别人。所以,她的话音未落,关正就开始召唤潜伏在阮瞻身体里的死蛊。

    他的动作仍然未停,但嘴里开始念起了咒语。他每念一句,阮瞻的身子就会弯下一点,最后干脆盘膝坐在了地上,象打坐一样,闭上眼,手中捏了个奇怪的决,显然是在和身体内做怪的蛊对抗。

    而此时,第一层火圈已经被各种拼命向里爬行的虫蛇们压得灭了,那些受控的爬虫已经趟过了第一道防线,正在试图穿过第二道火圈,而阮瞻却如入定一样,结界里的小夏和万里又都不能出去帮他,只能干着急。

    大概是因为阮瞻分神和身体内的死蛊斗争的缘故,火手印形成的第二层火圈上的火势,明显不如第一层保护圈,微弱的火苗只有不到半尺高,让有些能跳跃的动物一跃就穿了过来,其它不能直接过来的爬虫则还是以身压火,片刻就把火苗压得好像炭火一样了。

    关正见状笑得更得意了,大概觉得时机已到,立即连续改换了两种敲鼓的节奏和步法,驱使着躲在密林后的其它东西也窜了出来。

    先是体形较大的动物,黑咕咙咚的也看不清是什么,大概象野猪野狗一样的四足动物,然后是昂首吐信的大蟒蛇,最后是各形各状的鬼魂!有的没有头,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干脆附在奇怪的植物上,一点点挪动了过来!

    那些被操控的动物冲进第二层火圈后立即向三个人扑了过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并没有攻击阮瞻,只是虎视眈眈地围着他,虽然那听不见的鼓声催得急,但它们就是不敢进到阮瞻身前三尺之内,只能在外侧犹豫地痛苦徘徊。

    特别是那些鬼魂,他们才一靠近,横在阮瞻膝上的血木剑就开始剧烈抖动,发出灿目的红光,吓得那些鬼魂‘吱叫’着向后躲,如果不是因为正在受关正控制的关系,大概早就有多远逃多远了。

    而它们虽然不敢攻击阮瞻,对万里和小夏就不会客气了。虽然这二人身处结界之中,它们一时也攻击不到,但却奋勇的扑到了结界壁上!

    片刻功夫,结界壁上就布满了‘围攻者’,而且它们用着各种方式攻击结界,试图象攻破那两层火圈一样击碎这最后的堡垒!爬虫牙咬爪挠着、四足动物反复冲撞着、蟒蛇游动者、鬼怪使用一切工具捶打着,让整个结界内部都有了点地动山摇的感觉。

    小夏不知所措地紧贴在万里的背上,又惊慌又焦急。

    本来天色就黑,又没有月亮,现在这个阮瞻制造出的小结界外被各种怪物堵了个严严实实,里面漆黑一片,不仅连万里的脸也看不清了,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她看不到阮瞻的情况了。

    唯一的亮光竟然是来自有些昆虫自身的光亮,还有那些试图冲进来的、分不清是动物还是鬼怪的、骨碌碌乱转的眼睛!

    “别怕!”万里稳定的声音在背后传来,让小夏安心了一点,这让她心里明白,她不是一个人!

    “我在担心阮瞻!”小夏的声音在抖,“我看不到他,不能安心。”

    “我也一样。我来想办法,站好!”万里边说边远离了小夏一步。

    小夏只觉得背上一空,但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咚’的一声巨响,然后眼前蓦然一亮。

    只见结界壁上露出一方空白,万里挥着那条布满符咒的木棒站在那里,对着那里又是一击下去,碰撞之处爆出一片青色火花,震得那些趴在结界壁上的东西纷纷掉落。

    原来他在用这种方法震落那些挡眼的东西!

    小夏见状,立即就跑到那块空白处向外观望,顾不得在她眼前晃动的东西有多么恶心!

    “先等一下。”万里拉回还没有找到阮瞻身影的小夏,“让我维护一下,总不能继续这样乱来。虽说他制的符咒木棒不会毁坏自己的结界,不过现在内忧外患,不能不防!”

    万里说着把木棒举了起来,凑到光亮处去看,犹豫了一下后,取下其中的一张符咒,转贴到那片没被堵死的结界壁上。

    随着那符咒闪过的一张红光,那些试图重新占领领地的爬虫和鬼怪们立即惊恐地闪到一边去了。

    “看来我没认错,我觉得我有当法师的天份!”万里笑了一下,“愣着干嘛,快过来看吧!”

    小夏闻言,立即跳到那个象小窗户一样的地方,向外看去。

    阮瞻还坐在那儿,身上的衣服紧贴着瘦削但有力的躯体上,显然已经被汗湿透了。而周围的东西也还是只围不攻,保持着僵持之态。

    而远处的关正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边继续敲鼓,一边向一动不动的阮瞻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