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08章 迷城 小隐隐于野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假小夏站在塔下的回廊里,神情有些不甘。

    毛富没有刺杀成功,她早有预料,那个姓阮的不是个普通的男人,即使他在静修,他超常的敏锐直觉也能发挥出作用。她可惜的是,毛富没有死,阮瞻并没有因为愤怒而杀了他!

    毛富是当年的罪人之一,尽管不是主事者,他也该死!每一个当年的参与者都要死!已经死了的,就要由他们的后代一一偿还!在她看来,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可是那个帮助他们的人张群却说,要留毛富一条狗命做内应。她答应了,可是她不甘心。

    于是她想出这样一招,让毛富去刺杀阮瞻,能伤得了他当然好,但能借阮瞻之手杀了毛富才是她所期望的,这样她既为他们这一群枉死的人讨还了公道,又没有违背对张群的承诺。当然,如果能两败俱伤是最佳的结果了。

    可是据她派去监视的人回报,阮瞻并没有杀了毛富,而是打昏了他,然后扒下了毛富的衣服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就丢在塔顶的暗室里!

    那间暗室的能量太大了,她进不去,只能在门外徘徊,难道就让毛富逍遥法外吗?

    “现在怎么办?”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浓雾中传出。

    “三叔,那个阮瞻藏在塔里不出来,欣欣姐有什么办法?”一个年青的男人说,正是占用了马记者身体的那个怨灵。

    “那就这样耗吧。反正没有人能从这里进出,他们不饿死也会渴死!”一个女人恨恨地说,“让他们也尝尝当年的滋味!”

    “问题是,现在真正的人只有那姓阮的一个了,其它的人都附在瓷娃娃里,根本不会有又渴又饿的感觉,而姓阮的恐怕没那么容易受影响。”三叔好像比较沉稳,慢慢地说道,“还有啊,等的时间过长的话,谁知道阮瞻的功力会恢复到什么程度?欣欣说,他的法力在塔内并没有被消耗,反而加大了,对吗欣欣?”

    被称为欣欣的假小夏头也不回,还是盯着那座屹立不动的塔,“没错,我用了他女朋友的肉身屡次接近他的身体,的确感觉他的能力比进塔时要强。”

    “那如果他不受这塔的控制,我们怎么办?”那年青男人无奈地叫了一声。

    “不然用火烧了这个塔吧?”浓雾中又有一个声音建议,“不信他不出来!”

    这一次,欣欣迅速转过头去,盯着雾气中一个灰影大声道:“不明白情况就不要乱出主意,你没忘了我们是鬼吧?鬼除了鬼火,还能制造出什么火来?你们大概还记得,鬼魂是怕火的,而且对我们而言,那是噩梦一样――那些大火,然后又是一场――”她说不下去了,而雾气中也传来‘嗡嗡’的声音,显然有许多‘人’记起了欣欣所说的事。

    “那要怎么办?”三叔的声音加大,周围立即一片安静。

    欣欣有几秒钟没有说话,然后咬牙道:“我和冬子、丫丫三个人联手也对付不了他,但我们那么多人,他既然不出来,我们就把他引出来再杀!”

    “你要怎么做?”‘马记者’问,“他出来的话,我们打不过又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拼了命也要打倒他,不然就报不了仇了!”欣欣咬着牙根说,“现在我进去缠住他,这副皮囊可以帮我挡一下塔里的力量。而你们两个――”她指了指一边的‘马记者’和‘刘红’,“你们悄悄进去把那几个幸存者的瓷像拿下来,但不要伤了他们。他们是我们的诱饵,到时候他心上人的瓷像和肉身都在我们手里,我们想毁哪一件就毁哪一件,他还不屈服吗?”

    她冷哼一声,迈步就往塔里走。

    她的怨气比天高、比海深,不报了这血海深仇,她就不能平息愤怒,所以无论什么人挡路,她都会想方设法除掉他!

    阮瞻很厉害,但这也不能阻止她的行动,不能下软刀子的话,她就干脆直截了当的硬碰硬,就算玉石俱焚她也在所不惜!

    她坚定的向上走,‘刘红’和‘马记者’就跟在她身后不远处。才来到八楼,正巧看见阮瞻走下楼来!

    “阿瞻,你出来了,完全好了吗?”她立即堆起笑容来,向前快走了几步。

    听见她大声说话,她的两个手下停住了脚步,隐藏在黑暗的七楼不动。

    只见阮瞻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但眼睛还是空洞无神地看着前面,“眼睛还是不行,只能看到一点点影子。但也幸亏我能看到一点影子,否则――”他叹了口气,向她伸出了手,“呆在我身边,不要走远。”

    欣欣迟疑地把手递到了阮瞻的手里,他手心的温热让她没来由的感到了一点惊恐,“怎么了?”

    “刚才那个毛富发疯了,他要宰了我。”

    “那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欣欣假装关心,用一只手抚摸阮瞻的身体,探索他的弱点所在。但手到之处,只要稍微加上一点阴力,就会被他身体内无形的灵能弹开,可见这塔真的奈何不了他,不由得变了脸色。

    阮瞻抓住她停留在他胸口处的小手,“小夏,告诫你一句,不要在男人身上乱摸,否则后果就是--你可能会擦枪走火,伤了自己。”他说着握住她的手腕,有意无意地以中指扣住她的脉门。只觉得入手处肌肤滑腻,让他感觉有些异样,但他知道这身体里已经不是他的心上人了。

    欣欣挣了一下,但没有挣脱,被阮瞻拉着向楼下走。

    “这墙边立的是什么?”阮瞻眯了眯眼,拉着欣欣慢慢向玻璃柜子靠近,“想起来了,你不是说这是一座庙塔吗?是不是供奉了什么佛教用的东西啊?”

    “没什么,就是摆放东西的柜子,是空的。”欣欣不想阮瞻继续靠近柜子,怕他发现什么,但却发现阮瞻的力量很大,她无可避免的被拉到了墙边。

    柜子上的玻璃蒙着厚厚的尘土,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在这种昏黑的环境之中,根本看不清楚柜子里面那些三寸高的小瓷人的面目。而阮瞻记得小夏是被摆放在楼梯迎面的那个柜子上的,所以拉着这个占用小夏身体的怨灵直接奔那里而去。

    他想着找到那个小瓷娃娃,然后趁怨灵还没有反应,就迅速把魂魄换回来。然而当他走到柜子前,却看到里面空空如也,不禁一愣。

    小夏哪里去了?她明明是被摆放在这里的!

    然而也就是这一愣的时间,就让已经开始产生怀疑的欣欣立即明白了阮瞻的意图,特别是乌蒙蒙的玻璃上,反射出阮瞻那双深邃眼睛的幽幽光芒,让她知道阮瞻的眼睛已经恢复,并且识破了她的本相。

    “冬子、丫丫快上来。”她尖声大叫,同时用尽力量想挣脱阮瞻的控制。

    只是,她奋力挣扎的结果却是感觉到从自己的脉门处传来一股热流,像一条无形的绳索一样把她绑得死死的,根本不能脱身而去,无论是肉身还是魂魄都是如此!

    听到她的召唤,那两个怨灵迅速跑到八楼来,但阮瞻却一个掌心雷赏过去,那两个怨灵立刻惊叫着闪到了一边去。

    他们逃得太匆忙了,两条黑影从各自的肉身抽离而出,刘红和马记者的身体委顿在地。因为没有了肉身的回护,他们的魂魄不能在塔里久呆,立即飘身而去。

    “你怎么说?阮瞻回过头来,看着假小夏,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他爱这张脸,这个身体,那是他曾经魂牵梦萦、时刻想抱在怀里的,虽然他此刻已经知道‘她’不是她,但还是无法对这个身体下狠手。

    而且,他现在的力量又在衰减了,时间一长,必会被这个怨灵发现。所以,在塔里的事要速战速决!

    毛富的刺杀让他明白,怨灵们等不及了,他们就要开始攻击。他知道他们一定会拿那几个幸存者,主要是小夏来要挟他,因此一处理好毛富的事他就赶了过来。他想抢先一步拿到小夏瓷娃娃,没想到刚巧遇到那个怨灵。

    他猜她一定是得到毛富的消息,也是来抢夺那些小瓷人的,于是趁假小夏来试探他时拿住了她的脉门,让她无法从小夏的肉身中逃出,然后想在拿到小夏的瓷像时用上全部的力量,让她们灵魂互换,这样小夏就彻底安全了,同时也关住了那个明显是头目的怨灵。

    只是他没想到,小夏和阿百被毛富擅自移动过,并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这意外太出乎他的预料,只是一愣神,就被这机警万分的怨灵看了出来!

    “放开我!”怨灵欣欣拼命扭动着身体,阮瞻只好用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她的腰,但她的呼痛声一出口,他的心又是一紧,手不禁松开了些。

    就在这稍纵即逝的时机里,假小夏抽出一只手来,五指立即变幻为碎瓷一样锋利的尖刀,直指向‘自己’的咽喉。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别小看瓷器。”她凶狠地说,“它不仅能伤了这个肉身,甚至能把这颗可爱的脑袋一割而下,你选哪一种?”

    “你伤了她一根头发,我保证会让你灰飞烟灭。”

    “我很想灰飞烟灭呢!”欣欣冷笑数声,“你吓不到我,可是你舍不得这女人吧?所以,你以为你占了上风,实际上是你翻不过身来。”

    “你想要怎么样呢?”阮瞻的心里是没有办法的,但表面上还算冷静。

    “现在,放开我。”欣欣得意地看着阮瞻,“我给你一个机会,五分钟内你给我滚到塔下来,否则我就毁了她的肉身,你就一辈子守着瓷娃娃生活吧。”

    阮瞻直视着怨灵欣欣的眼睛,毫不犹豫的松开手。看他这么痛快,欣欣倒有些意外。

    “就那么爱这个女人?还是特别自信?”她警惕地看着阮瞻。

    “要滚就快滚,放心,我不会背后偷袭。以你的水平,还不配我用卑鄙的手段。”阮瞻把目光冷冷地停留在她的眼睛上,避免自己看到小夏的脸庞而又分神,“你最好记着,不要伤她一分一毫,否则你可能不怕灰飞烟灭,可外面那一百七十三个魂魄都要陪葬!我说到做到!”

    欣欣慢慢向后退,白着脸不说话。

    为什么她没有遇到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她爱的男人是那么下流无耻,为了仕途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她在内?

    这想法让她的心变得更加凶狠,想向这世界上的一切讨还公道,想毁灭所有的东西!

    看她退到楼梯口,然后狂奔下楼,阮瞻心中徒然生出一股失落感,恍惚中以为小夏离他而去,一种说不出的疼从心底一直升上来,好像什么东西被生生扯断了!他必须要救出她来,因为失去她的后果,他无法承受!

    如果不是小夏把护身符绑在暗室的门把手上,避免那些怨灵从门边向他攻击,给他争取了解除符咒的时间,她也不会那么轻易被附体。她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他当然可以这样的对她。

    可是她去了哪里?

    这样想着,他四目环顾,蓦然见到对面柜子前的地板上摊着一地的碎瓷片!

    他的心剧烈收缩,一种说不清的恐惧油然而生。如果这些碎瓷片是存放小夏的瓷像摔碎后形成的,就证明她已经死了,那么他要怎么办?

    他情不自禁地走过去,蹲下身观察这些碎瓷,伸出手轻轻触着,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就在这时,他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呼唤着他,让他猛地站起身来。

    “小夏!”透过那模糊的玻璃,阮瞻看到小夏的瓷像好好地摆放在那里。他立即把她握在手里,放到唇边亲吻着,然后举着她平视,“现在跟我走,除非我死,否则没人能再伤得了你!”

    “去哪里?”小夏感受到他的爱意,一点也不害怕要面对的事情。

    “到了收拾怨灵的时候了。”阮瞻说着,把小夏小心翼翼地放在上衣口袋贴近胸口的地方,然后又拿起阿百和马记者分别放进左右口袋里,这才走出塔去。

    …………………………

    山林中。

    一个高大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着,一路走,一路低声咒骂,正是万里。

    不是他一定要在夜里走这么不熟悉的山路的,实在是有很重要的理由。首先,白天他要做猴戏给司马南看,其次,他还要根据那天风勇子说话的漏洞来调查龙大师的事。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好不容易打听到龙大师的下落,天色却已近黄昏。

    阮瞻和小夏生死未卜,他要抓紧每一秒的时间,虽然要提防像上次一样忙中出错,但还是不能耽误时间,所以他只好大半夜往深山里跑。

    这位龙大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他为这个镇改了名子,在镇民的眼中,这等于是帮这个镇改了风水,因此把他当做神一样存在的人物。不过他极其神秘,年青人中,几乎没人认识他,就算是年长的人,见过他本人的也不多。

    他就像是一位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隐士。

    古语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朝。万里化妆、隐身、偷窃、跟踪,外加诱导式的问话都用上了,才查出龙大师是住在深山里。

    他从镇中出来,到山脚下时天已经全黑了。在山脚下的村子里打听了一下道路,村民告诉他山上住的老人是个手工做木偶的的手艺人,还劝他在村子里住一夜,别大晚上的往山上跑。

    他假意说过几天才上山去,现在只是打听一下,然后向回镇的方向走。等确定没人注意到时,他又循原路上山。此时一看他特意买的那块荧光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从地图上看,这座山不高,可是真正爬起来就知道有多么不容易了。他路不熟悉,又不能找向导,偏偏今晚有点阴天,别说月亮了,连一颗星星也没有,所以他只能凭着以前玩过的野外定点游戏的经验,拿着指南针找寻道路。

    他兜兜转转地走着,绕了很多冤枉路,凶狠的山蚊子隔着他的长衣长裤咬得他浑身是包,让他又痛又痒,直到接近午夜了,他还没找到龙大师的住处。可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挂掉的时候,前面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点光亮。说是灯光吧,却是流动的;说是鬼火吧,那火的光芒却是温暖的黄光,不是绿色的磷光。

    不管是什么,过去看看再说!

    万里一咬牙,向着那些火光走了过去。

    那是山林里一片比较平坦的地面,万里看到火光时是站在一片山坡的高处,所以看着虽然近,走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近些再看,见那些流动的灯火后确实有一片房屋,占地不小,黑漆漆的,看着像随便堆放的一堆巨大石头,感觉却像是一座坟墓。

    最奇怪的是,灯火全在屋子外面,屋子里面却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

    是屋主人睡了吗?那为什么要在屋外点灯?是防止野兽吗?可是这山比较小,根本没有野兽出没!

    万里边想边走,只觉得脚下的路走起来很艰难,到处是齐腰深的野草,看来很少有人来这个地方,一条小路也找不到。正当他在想,路这么难走,屋里的人要怎么出入这里时,眼前的灯光突然没了!

    只是一瞬间而已,灯火却毫无征兆地全部熄灭了!

    万里呆站在草丛之中,立即失去了目标感,四周一片漆黑,只听到草丛的沙沙声和风的叹息!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