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28章 迷城 善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放过我,我没做过坏事――没主动做过。”慌乱中,洪好好哀求道。

    她很明白,即使阮瞻目前外伤严重,灵力也大打折扣,但她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她只能哀求,“只要你放过我,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不然,我做你的奴隶也可以。你看,我有本事让你――”本能的,她企图用她的女性魅力来交换逃脱的机会。

    阮瞻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想放过她,这一晚上看了太多的惨事,他不想赶尽杀绝。可是,不把洪好好治服,等她缓过神来,有可能酿出更大的灾祸。

    如果说司马南是理智的、有目的的,那么洪好好的随意和任性就更加危险。她现在学习司马南的道术未成,等她小有成就,这世上的人又不知要遭什么秧了!

    “我不难为你,回到你的地方去吧。”阮瞻悲悯地说,“转世轮回不好吗?有一段新的人生,胜于你这样抢人家的肉身,四处躲藏,惶惶不可终日。”

    “不要!”

    “你不再属于阳间了,强求是没有用的,听我一句,回去吧!”

    “不,你根本不明白!”洪好好大睁着眼睛,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我做了错事,来世是会变猪狗的,我那么美,绝对不要那样!”

    “你别逼我。”

    “是你别逼我!”洪好好见阮瞻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气急败坏之下,从衣领处摸出一张符咒来,“这是锁命符,假如你不放过我,我就撕了它,到时候你的心上人也会和它一样变成两半!”

    阮瞻皱紧了眉头。

    对敌人果然不能仁慈啊,他的一念之仁反而促成了对方的威胁。而他也没有想到,当所有的人都被阿百的事吸引住心神的时候,这个洪好好竟然能抓住时机为自己的逃跑收集筹码。

    “我放了你又如何?不久我还是会找到你,到时候我可没那么客气了。”阮瞻冷冷地说着,暗自寻找破解这符咒的良机。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洪好好太焦急了,完全一副豁出去的态度,“我数三声,假如你不答应,我立即撕毁这张符咒,大家鱼死网破!”

    然而还没等她倒计时,也没等阮瞻做出什么表态,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机器的轰鸣声。

    在这黎明来临前的时刻,在这座不会有人进入的空城里,怎么会有机器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近,正是向这个方向而来。再近些,才听清是机动车的马达声!

    阮瞻和洪好好对此都比较意外,而又因为他们之间互相牵制着,两个人都没能动一下,直到一点亮光出现在塔正对着的广场一侧,才让他们看清冲过来的是一辆摩托车。

    车前面雪亮的大灯开着,象一柄匕首一样劈开这黑夜,并以极快速度靠近了广场。

    万里!

    虽然没能看清骑车人的脸,但从身影上能判断出,来者正是万里。洪好好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能够从那些帮凶中生还,而阮瞻看到他活着则是欣喜异常。

    转眼间,车子到了广场的边缘,洪好好和阮瞻两人有两种心态,但无论他们中的哪一个,都以为万里会停下来,可事实却出乎他们的预料,万里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猛冲,就好像驾着一匹失控的野马一样,风驰电掣般地闯入这僵局中。

    “阿瞻,接着。”黑暗中,一阵疾风破空而来,阮瞻想也不想的伸手接住。

    万里是他的生死之交,就算是给他一枚就要爆炸的炸弹,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住,这就是朋友之间的信任。而在他接到飞掷过来的血木剑的同时,万里毫不留情地撞向了洪好好!

    洪好好根本没料到,万里这样温和的人竟然会使用这么野蛮的方法,只一愣神的时间,就感觉身体被撞得飞了起来。

    啊――

    她长长地惨叫一声,虽然身体并不是她的,她也不能像司马南一样完全契合灵肉,但疼痛她还是感觉得到,而在这副肉身腾在半空之时,她本能把灵魂脱出了躯壳。

    可是万里这一撞像是要博命一样,冲撞力极大、惯性十足,所以就算她灵魂出窍,魂体还是被撞飞了,远远地弹到了塔身上,然后直直地落了下来。而当她一落地,面对着的就是已经是重新踏回的阮瞻,可怕的是,他还握着那柄所有魂体克星的血木剑,直指着她的眉心!

    吱呀――摩托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紧随其后的,则是她的肉身落入湖水的声音,还有仅存的那些饿鬼道的恶灵扑过去蚕食落水物的声音,那张锁命符也从空中慢慢飘下,好像一张废纸一样落在草丛中。

    “不要杀我!”洪好好尖叫一声,跪伏在地。

    “我警告过你了。”阮瞻的神色冷酷如刀,“你不该用小夏来威胁我!”

    “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洪好好匍匐过来,抱住阮瞻的双脚,“我好不容易才活过来,我只是要活着而已。”

    “你活着,却剥夺别人的生命,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阮瞻低头看着盘在自己脚下的那团灰影,“你伤及过太多的性命,我本不该饶你,可念在你只是司马南的帮凶,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乖乖回到你该去之地!”

    洪好好绝望地哭泣着,在阮瞻的小腿上越缠越紧,其中一部分还渗入了他的脚底。她以为阮瞻没有注意,但慢慢下沉的血木剑的剑尖提醒她,她的阴谋没有得逞的可能。

    这个男人不会害怕、不会被引诱、不会心软、更不会被偷袭,她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逃脱!

    血木剑又下降了一寸,一时间红光大盛,剑身兴奋得抖了起来,并且发出了人类听不到的鸣叫声,吓得洪好好立即放开阮瞻的腿,像一条受惊的蛇一样躲到角落去,哆嗦个不停。

    多么丑陋!谁说面容姣好身材绝佳的女人就一定是美的?眼前这个女人贪恋人世间的繁华,怯懦的不肯接受应该接受的命运,自私、冷酷、虚荣、残忍又愚蠢,怎么能得到真挚的爱呢?

    “左德,麻烦你把暗室里的金属旗子给我!”阮瞻的眼睛还看着洪好好,但知道楼上的左德一直在观察事情的进展,于是大声吩咐。

    没有回答的声音,但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头顶就传来物品落下的风声,阮瞻头也不抬的伸手接住,“我给你选择的机会,A――灰飞烟灭,B――进到幡里,等我把你送回去!”

    洪好好抬起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阮瞻,眼神中的乞怜和恐惧,慢慢变成了充满怨毒的恨意,“你好狠!我记着你。假如有一天我再度为人,我发誓我要报复你,要让你落到今天我这步田地,甚至还要惨!我发誓!”

    “明白了,你是选择B。”阮瞻说着一抖手,随着默念的咒语,把小幡放大到一人高,“进来吧!”

    残裂幡产生了强大的吸力,这不是做为魂体的洪好好可以抗拒的,所以尽管她还有些灵力,此刻又拼命的挣扎,但是伴随着她的五指在地面上抓挠发出的刺耳声响和深深指痕,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吸了进去。

    她的头不甘心地在幡面上停留了一下,“我恨你!我发誓我会要你死得难看!”她怨毒地说,然后彻底消失。

    阮瞻摇摇头,没想到她竟然连丧心病狂的司马南都不如。至少司马南还因为心中的一分爱意而在死前有悔过之心,至少他临去之时明白自己因为一时的执念而错过了什么。而洪好好呢,她连放过自己的机会也不给自己!

    收起了残裂幡,阮瞻才去解开小夏的封印,而由于她本身没有灵力,被封印的时间又太长,所以立即陷入了昏迷。但这已经没关系了,事情已经完全结束,除了一些要善后的事。她安全了。所有的人都安全了。

    看天色,离天亮还有段时间,疲惫至极的阮瞻坐在凉棚中,温柔地把小夏抱在怀里,等待万里从广场上过来。

    “这个还有用吗?”万里举举手中的锁命符。

    “封印已除,那就是一张废纸。”

    “那她怎么了?”万里凝视着小夏的脸,有种想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的冲动,但见她睡得很沉似的,忍耐着没动。

    “只是昏了,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不过看来是饿坏了,才几天啊,下巴都尖了。”万里说着,从背包中拿出一瓶水打开,递给阮瞻。

    阮瞻一饮而尽。

    他就知道,被困在空城里的人一定是又饥又渴,尤其阮瞻还可能大量失血,所以贴心地为他们准备了食物!只是阮瞻只喝了水,却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食物。

    “你怎么回事?”万里看看阮瞻,表情像是嘲笑,但眼神中满是关心,“看你这德行,肯定是被人家海扁了一顿。”

    “少来管我,你怎么样?”

    “我啊。”万里耸耸肩,“我差点被洪好好性侵犯,她脱得我只剩下一条内裤,啊,还有一双袜子。”他自嘲了一句,然后把他所遭遇的说了一遍。

    阮瞻叹了口气,“可惜把龙大师这样的人物搭了进去。”

    “是啊,那是个误入歧途的好人。只是有的事做错了,就算你马上悔悟,也要付出代价,可是龙大师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万里也有些伤感。

    “司马南也是一样的,不过他走得太远了。”阮瞻说着看了看阿百那边。

    万里这才看到阿百跪坐在不远处,因为她一动不动地诵念祈文,完全不理会外面的事,像一尊石雕一样,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

    “司马南――死了?”万里问。

    其实他是有预感的,因为他呆在旧镇里时,突然发现全镇有了人气。当时还是半夜,并没有人出来,但这个死了一样的镇子突然就有了活人气,有灯光,有咳嗽声,那时他就知道新镇里的争斗以阮瞻的胜利而告终。

    于是,他威胁那些打手尽快离开,从他们手中硬抢了一辆最大马力的摩托车,一路赶到了新镇。他想,也许阮瞻需要他的帮助来善后,也许他会需要血木剑。

    到了这里后,他一直没看到司马南的影子,所以他明白,司马南死了!

    阮瞻不知道如何回答万里,只好把整件事情全说了一遍,听得万里唏嘘不已。阿百太可怜了,她这一生,什么坏事也没做过,一直保护别人,为别人谋福利,为什么她要得到那样的结果?

    “你准备怎么办?”他问。

    阮瞻沉吟了一下,“加上小夏,这次一共来了十二个人,活下来的只有四个了。小夏、左德、马记者和毛富镇长。这件事要怎么解释,用不着我们,我相信左德和马记者也不会说出这件事,他们自会统一对外的说词,并不需要我们来善后,过不多久,洪清镇只是会多一件疑案而已。而毛富是装疯的,他一定是这件事的主谋之一,如果我们要用龙大师的证据把当年的罪人送上法庭做公正的审判,一定不能漏下他。而且,假如这件事终于能沉冤昭雪,那些怨灵们也会走得安心。虽然基于这个风水大阵,他们是否洗雪沉冤都不妨碍把他们驱逐出阳间,但我希望能够还他们一个公道。”

    “你放心,龙大师给我的证据能让那些混蛋枪毙一百回。”万里愤慨地说。

    “那就好。大概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阮瞻想起阿百,心里又是一绞,“至于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湖里剩下的那些恶灵灭掉,消除一切我们来过的痕迹,送阿百和洪好好回到她要的地方。然后你带小夏回去,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养伤?在哪里养都一样了,去咱们市的公安医院吧,那里的护士小姐比较漂亮。”万里故意说笑着,缓解着现场哀伤的气氛。

    “皮肉伤,不必修养,自己会好的。”阮瞻摇摇头,犹豫了一下,“是关于我的身世和我父亲的事,我必须调查一下。现在还不能和你说,相信我,不是我不信任你,是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什么事这么神秘?”万里皱眉,但见阮瞻一脸坚决,又心事重重的样子,决定在这个时候还是先不问他,以后再慢慢来。

    “好,就照你说的做。忘了告诉你,龙大师留给你一本书,我看不懂,大概是传授你一些什么吧。留给我的那本册子就是当年的罪证和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把这些都埋在镇外的树林里了。我们办完这里的事就去把它挖出来,你去办你的事,我就去通过正常的手段把那些罪魁祸首绳之以法!这下小夏有事做了,她可是律师哪,虽然不太合格。”

    阮瞻点点头,“这样最好。可是,当初袁镇长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事,让这么多好人成为了怨灵?”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