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37章 阴童 重逢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她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把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看成奇怪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幻觉?

    一定是她的幻觉!因为除了她,没人发现小童有什么不对,就算是小童是妖怪,会假装,可包大同不是凡人,如果有异,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所以,只能是她这一方出现了问题!

    自从这回从洪清镇回来,她就浑身不对。不过是因过分疲劳和水土不服引起的高烧不退罢了,她并不是个娇气的人,但这次却休养了许久也还没完全恢复,不仅身体总是容易疲劳,时常会有精神恍惚的情况出现,还总觉得心头缺点什么似的。

    无故推倒小童的事情发生后,她只有不住地道歉,说自己一时疏忽。吕妍一点也没有怪她,后来看她急得都要哭了,还过来安慰她,这就让她更加内疚。她不是要帮助这对母子吗?为什么先要伤害人家,还好小童只是膝盖被摔得青肿了点,不然她要怎么办才好?

    为这事,她一路上闷闷不乐,万里和包大同少见的没有吵嘴,一唱一和的和她说话,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她不想做个情绪污染者,尽力装作忘记这件事,可她却无论如何开解不了自己,脑海中不再有那个可怕的小童,全是可爱的小童受了伤害和委曲的眼神,那么惹人怜爱和胆怯,好像一直在谴责她的粗暴。

    “话说回来,你觉得这件事容易办理吗?”万里问包大同。

    包大同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只是能不能招回那个叫张子新的男人的问题,更难办的是如何才能帮到吕妍母子。”他猜得没错,吕妍并没有正式和张子新结婚,至少在法律上她不是他的妻子。

    吕妍和张子新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但是因为双方的家长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在张子新考上大学后,两人就结伴来到本市。吕妍由于没考上大学,就一直打着杂工,一边维持生计,一边贴补张子新的学费。

    张子新毕业后就在本市的晨报做了记者,而在他大二那年,父母因事故双双去世,所以他用遗产在本市买了房子,准备守孝期满就结婚。吕妍等啊盼啊,好不容易到了结婚的日子,张子新突然说有一条独家新闻去采访,要出门几天。因为分别在即,因为不到半个月就要结婚了,所以两个人渡过了激情的一夜。

    然而,张子新却再也没有回来!

    此时吕妍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小童,她不愿意依父母的意志打掉这个孩子,想留下张子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家人在气愤中宣布和她断绝关系,从此她就只能一个人带着小童艰难的生活。

    “你在她的家感觉到鬼气了吗?”小夏想起在黑暗的楼道中,自己那些不安的感觉,“我是说――张子新,在吗?”

    “她住的那个地方首先方位就不好,而且陈旧黑暗,住户又少,所以阴气很重。”包大同认真地说,“她家也确实有不正常的气场存在,但那并不能证明什么。因为这种地方本来就易招邪祟,现在不能确定张子新是不是徘徊在附近。”

    “这些事会不会只是她的臆想?”万里说,“毕竟张子新只是失踪,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从法律上讲,他失踪五年了,可以申请宣告死亡,可是情况并不确定。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是可能的,她们母子的心理状态都不大稳定。”

    “不,张子新一定死了。”小夏幽幽地说,“张子新是吕妍那么心爱的人,她一定感觉得到。”

    “我同意小夏的观点。”包大同接过话来,“两个非常相爱的人是会心灵相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听到包大同的话,小夏心里‘咯凳’一下,立即想起了阮瞻的名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就是感觉他温柔又冷漠的脸从她心底的最深处一下就浮了上来,让她的心涨满地疼痛。

    他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忘了她吗?还是家乡有什么事情,或者什么女人,绊住了他的脚?

    “既然已经确定,那你打算怎么招魂?”万里的话打断了小夏的遐思,挽救了她,使她没有因为心痛而叫出声来。

    “是这样:一般情况下,人死后不久就会进入转世轮回的程序,开始新的人生。可是那些有着强烈不舍或者怨念的人呢,就会以一种不正常的状态在人世间滞留比较长的时间,时间的长短各不相同。有的只有几个月,有的就有几十年,甚至成百上千年。滞留那么长时间的,慢慢就会有道行,假如是有意修炼的就会更不得了。他们之中,善良的就会帮人们解决疾苦,恶的就会为祸人间。而我们这些修道的人,为的就是防止后一种情况出现,保护人间一方平安。”

    “张子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有没有道行。”万里低声道。

    “虽然他有可能五年前就死了,应该有点能力。不过,如果吕妍说的是真的,也就是她只能感觉到他,却无法见面,也无法说话,连梦也没有一个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死去的不止是他的肉身,他的魂体也伤了,不然,他就是被什么东西禁锢了!”

    “你这明明是两个解释。”万里哼了一声。

    “好吧好吧,我不和你争。”包大同耸耸肩,“总之,吕妍这件事非常不正常,也就是说,假如我推测的不错,这不单只是沟通阴阳的问题了。”

    “有恶灵吗?”小夏问。

    “现在还不知道,一切要看我调查的结果。不过,今天是不行了。那地方阴气很重,我们突然出现,使得阳气大盛,有什么东西也会被惊得散开,特别是考虑到这位仁兄的阳气是少见的旺,简直万中无一。”包大同指了指万里。

    万里没回嘴,心里有些不安,为什么吕妍的事不能像包大同接的前几个生意那样简单,难道这一次又有恶灵了吗?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个无形的魔咒在纠缠着他们?

    三个人不再说话了,直接开车回到了酒吧。一到地方,小夏第一个跑了进去。她的心情还是不好,所以没在楼下逗留,直接跑回了楼上。上次因为孙小姐的事,她又搬来了酒吧住,虽然现在好像没什么危险了,但她没有搬走。

    她想在他生活过的地方生活,这样就会感觉他在附近,或许潜意识里,她在等他回来!

    卧室的灯开着,小夏皱了皱眉头,谴责自己又忘了关灯,在她所受的教育里,浪费是可耻的。她推门而入,才想把背包扔到床上,一个男人的身影立即毫无预兆地闯入她的视线。

    阮瞻!他回来了!

    这意外太突然了,刚才她还在渴想着他,下一瞬间他竟然就出现了!是幻觉吗?小夏无法思考也无法呼吸,机械的向前走了两步,下意识地伸手摸摸他的脸,手中那皮肤微温的质感告诉她,他是真的!

    她想说话,但声音就是哽在喉咙里出不了声。她不说,阮瞻也不吭声。两人就是四目相对地互相望着,目光胶着在一起,房间内静得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仿佛全世界只有这一方土地,只有他们两个人!

    强烈的吸引和巨大的排斥使室内的气氛变得紧张又暧昧,阮瞻拼命叫自己移开目光和脚步,但就是做不到,无法抗拒自己越来越近的贴向小夏。分离并没有使他忘却她一点,反而使那相思更加刻骨!

    他无意识地伸手碰碰小夏的头发,无意识地对她俯下脸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凭借着心灵的引导。然而对于小夏而言,心里却混乱得没有一丝头绪。

    他要吻她吧?看样子是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吻她?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突飞猛进了?还是,他只是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胸腔内所有的空气都被挤光了,看他的脸距离她越来越近,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她很希望他吻她,于是微微嘟起红唇。可就是此时,她无法呼吸了,只觉得脚下一软,直接晕倒在阮瞻的怀里。她遇到过最恐怖的东西,遇到过最可怕的追杀,却很少晕倒过,神经顽韧到无法形容,可就在她所渴望的吻到来的前一秒,她却可耻地昏了!

    失去意识前,她万分懊恼地想着。

    阮瞻接住小夏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

    他在做什么?要不是小夏‘及时’昏倒,他差点又筑成大错。如果他吻了她,难道还要再消除她一次记忆吗?频繁的强行删除或者改变记忆对身体是有害的。就像小夏,只不过一次而已,就使身体迟迟无法复原。他明白那是她对这段记忆印象太深刻,而且他开始删除她的记忆时,她已经意识到了,心理上强烈的反抗,带来生理上不明的反应。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伤害她。他宁愿死上无数次,宁愿承受这世上所有的痛苦,也不想伤害她一分一毫!可事实呢,他就是在伤害她!

    她生病时,他每一夜都偷偷来看她;他远在天边时,他每一夜都梦到她;他犹豫了许久,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才回到这个地方;然而,他一来到这个房间就知道她又来住了,他正考虑着是否离开,她就一下子闯了进来。

    她真是个莽撞的丫头,从他们第一天见面起,她总是在他最没有准备的时候硬闯进来,让他的理智来不及反应!

    而感情永远比理智更忠实于心灵!

    “实在控制不了的话,就爱她吧!”万里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你这样大家都痛苦。”

    阮瞻没说话,只是抱起小夏,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单。

    “哪种痛苦更大,是没办法比较的。”万里又说。

    阮瞻还是不说话,只坐在床边。

    “你不觉得你们俩这样很过分吗?”万里反身把门关上,有点生气,“小夏就迟钝到不明白,我对她也是有好感的。你呢,你明知道她爱的是你,却一直把她拒之门外,这样总让我不能彻底死心。凭什么你们俩的爱情,要拿我陪葬呢!我不过抢了你的娜娜,你就要用小夏惩罚我?”

    “暗恋是不会太伤心的。”阮瞻终于开口,“所以我不能让她开始,那样她就不会痛苦,受的伤总比爱得刻骨铭心,然后完全失去要轻。至于你,我只要她开心幸福,不管你的死活。”

    虽然知道阮瞻只是说得冷漠,心里还是在意他这个生死之交的,可万里还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你要怎么办?就这样拖着?”

    “我会死的。万里,我会死的。我死了,她就会学着把我在心里埋葬。也许偶尔会想起我,但她还会有自己的人生。而我,只要看着她就够了。”

    “是吗?大情圣!”万里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假如你不死呢?假如我拼了我的小命不让你死呢?”

    “这次我逃不过,不仅是我父亲和司马南两大高手都这样预测,我自己也有感觉,我活不过明年的春天。”阮瞻平静地说,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既然已经不能改变,逃避现实是没有用的,不如早做打算。”

    “那么你的打算是什么?”

    “很简单。我要调查出我的身世,我要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运!我不能被老天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毫不反抗,我要活的清楚、死的明白。”

    “没兴趣听你喊口号,说点实际的。”万里拉把椅子坐下,瞄了小夏一眼,见她一点清醒的意思也没有,昏倒得彻底。

    阮瞻把他在家乡调查的那一点点线索和他自己的怀疑,以及司马南留下的话全说给万里听了。

    “夜风环、阴阳极、你确定他死了吗?”万里喃喃地重复着这三句话。

    “我不觉得司马南在故弄玄虚,他不明说,一定有他的理由。”阮瞻皱眉,“所以我要想解开这个谜,就要多多介入灵异事件。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线索,而这个世界上,有强大灵力的人并不多见。如果他隐藏起来也就罢了,假如他忍不住出现,我就可能会在此类事件中找到蛛丝马迹。”

    万里沉吟半晌,觉得阮瞻的决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正好。包大同正在办什么周易文化公司,你来帮他,这不是一举两得嘛。你知道包大同来了吧?”

    阮瞻微笑了起来,“楼下那两个八卦的小子早就告诉我了。”

    “你不怪他把你的酒吧弄成这副德行?”

    “我会再让它恢复原状的。”阮瞻回过头去,深深地看了小夏一眼,“不过,我要住到你那里去。小夏那个房子气场不好,最近是多事之秋,还是让她住在这里安全些,这里没有邪物可以进来。”

    “邪物进不来?也许吧。不过安全――你确定她和包大同在一起是安全的?”

    “别担心。”阮瞻拍拍万里的肩膀,“我也不了解包大同,不过相信我,他不会平白无故来这里的,一定有不能明说的原因。而且,他虽然嬉皮笑脸,可却是个正派的人。”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