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77章 阴童 借力打力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路过这个地方,如果光线够亮,就会看到一个奇怪的场景,奇怪到会以为这不是现实,而是有一个剧组在这里拍电影。

    四个大人,两个小孩站在这片即没有灯火也没有人烟的废砖石堆里对峙着,每个人都神情严肃,好像谁先动谁就输了。按理说大人围攻孩子是一件很无耻的事,可是此刻,这两个小孩在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中间的小女孩脚不沾地,身姿飘荡,看不表五官的、黧黑的脸上,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对面一个笑嘻嘻的年青男人。而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小男孩负手站立,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眼珠却转来转去,似乎在打什么主意,显得格外老成狡猾。

    嘻嘻――

    突然有人笑了一声,因为长久的静默,这笑声显得格外突兀和阴森,象一柄手术刀划开皮肤一样,虽然轻巧,却带来鲜血迸现的后果!

    不知道是谁笑的,几岁的小孩子的声音听来都差不多,不过先动的却是张红玉。她好似终于按捺不住了一般,條地跃起,伸出小小的手掌,弯成尖利的爪子,向包大同劈头盖脸的抓了过来。

    “哇,跳得好高!”这个时候,包大同仍然贫嘴贫舌。但嘴里虽然废着话,身体却没有闲着,双手极快的结了个手印向上一架,就听到‘啪’的一声,张红玉轻巧地向后翻了个筋斗,象一片黑云一样落回了原地,而包大同虽然踉跄了一下,却也没有离开自己守的位置。

    这一下硬碰硬的对了一招,结果是平手之局,但考虑到张红玉之前受伤未愈,可以说包大同落了点下风。这结果让他明白了,阮瞻的判断是没错的――如果不动用阵法,如果不合理分配他们每个人的力量,他们是赢不了的,但也正因为阮瞻判断正确,使他更有信心打败这两个祸乱人间的东西。

    “厉害!”包大同由衷地又废话一句,同时把手向后腰处一伸,把血木剑抽了出来,“有本事你再来试试这个!”他一脸兴奋地说。

    这可是血木剑啊!道界的至宝,平时连摸一下,阮瞻都舍不得,可今天他却能用它来斩妖除魔,怎么能不兴奋?

    这要拜金光大阵所赐,因为在这个阵中,他是负责守住‘死’门的。守这一位置的人,防守不是最重要的,不断的以木剑和符咒做法,维持阵内的杀气才是首要任务。而在做法的过程中,剑和符咒的威力越大,阵里的杀气也就最厉害,放眼看看,还有什么剑比血木剑更厉害!所以血木剑被分配给他做武器,他有此剑在手,又能持剑作法,又能仗剑退敌,真是一举两得!

    “红玉,谁让你轻举妄动的。”张小华一抬手,阻止了欲再度跃起攻击的红玉,并再一次环顾四周,确定他的观察没有错。

    从他自老道那继承来的知识来看,金光大阵是由金光神咒演化而来的,金光神咒可是道界最常用的咒语之一,刚才包大同念的就是。可是同样的咒语,法力不同的人念出来效果也是不同的,包大同念的虽然有些水平,但还不算太厉害,可是这阵法显然改良过了,让它的威力加了倍。

    最奇怪的就是这四个人的站位。

    包大同守‘死’门,阮瞻守‘生’门,这在他的预料之中,因为包大同道法正宗,由他催动阵中的杀气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生’门是阵中人要逃生必须攻击的一个位置,所以由法力和灵力都很强大的阮瞻来把守也可以理解。

    只是,守‘阴’位和‘阳’位的人选让他有些意外。

    万里的阳气极旺,是那种天生鬼神不侵的人,有几次万里来他家,他都要适当躲避他才行,否则身体就很不舒服。按理说应该他来守‘阳’位,以他先天的阳气一镇,这阵虽说不上牢不可破,但起码是很难破解的,可没想到他却站在‘阴’位上。这样的话,阴阳相冲,互相抵销,对这阵有害无益。

    另外,守‘阳’位的竟然是小夏!

    女人本来就是阴体,何况她的八字还超轻,体质也属阴,让她去守‘阳’位,她哪里镇守得住?不过,她身上画满了符咒,或者就是帮她提升阳气之用的。只是这样也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放着天生阳气旺盛的万里不用,却费事来提升小夏的阳气,简直多此一举。

    但是,他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第一回合,他小看了阮瞻,结果被阮瞻利用,用自己的功力帮他们启动了阵法,这不只是损失了灵力和法力的问题,而是让他极为窝火。那么这一次,阮瞻又是耍什么花招?

    难道阮瞻可以逆阵?这个阵是反向的,里面又夹杂了什么阴谋诡计?可是这可能吗?逆阵,那需要很强大的灵力做基础。或者,这个阵表面上是金光大阵,实际上是其它阵法,就像刚才,表面看是防守结界,实际上是启动阵法的开关!

    阮瞻弄糊涂了他,这是因为他一开始太轻敌了,一脚就踏入了阮瞻设计的机关,可是进来容易,想出去可就难了!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出去!

    想到这里,张小华把心一横,心里默念几句,同时借那驱邪香之力用力一挤,腾地移出了魂魄。小童的肉身他虽然喜欢,可是附在这副肉身会影响他法力的发挥,力量过大还会伤害这皮囊,不如力战一番,然后再回到这身体里就是了!

    张小华做了这番决定只是几秒钟的事,在旁人眼里看来,只见小童的身体慢慢软倒,而在他的头顶灵台有一缕黑气窜了出来,在半空中迅速凝成一个小小的人影。夜很黑,黑气也黑,但他们都用符咒加持过眼力,所以仍然能看得清楚。

    张红玉叫张小华哥哥,可他的身影比她还小,但是却稳当许多,虽然也是脚不沾地,面目模糊,可却身形沉重,头角狰狞,不像张红玉那样只是个轻飘飘的影子。

    包大同暗赞了一下张小华强大的实力,精神为之一紧,把自身的力量也全部提升到最高,同时瞄了阮瞻一眼。但见阮瞻神色清冷,眼神似乎都没落在张小华身上,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怪不得他老爹总说他虽然法术修炼得还不错,但气度总是不佳。他一直不服气,但今天一对比,他才知道他老爹不是为了打压他玩的,事实确实如此。

    扑――

    就像是汽焊枪喷出火苗时发出的声音,张小华左手的掌心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团火焰。火焰有网球大小,呈阴惨惨的蓝绿色,外层有一圈白光,看来毫无热力,冰冷的燃烧着,正是冥火。

    张小华把手举到身前,就见那冥火迅速变大,眨眼就长大到篮球大小,外圈的白光炽亮得刺目,冥火所形成的光芒终于照亮的他的脸!

    他笑着,僵硬、纯真的笑着,好像一个笑容保持了几百年,但在此时此刻却透露着无比恶意;他肤色青白,不过这青色是那种极暗的青,就好像白色后面隐隐渗出了黑色来;此外,他的脸上还有不规则的淡紫色斑点,正是因水银中毒而死的人特有的、俗称的水银斑。

    这一刻,张小华显露了真身,是他死时所具有的表!

    “他要攻过来啦!”包大同叫了一声,提醒别人,也是提醒自己注意。阮瞻和万里立即打起精神,凝视备战,只有小夏,还是盘膝坐在地上,不动也不说话。

    无声无息的,那冥火从张小华手中疾飞而去,对着万里就打了过去。万里早有准备,左手一直按在斜挎在腰侧的腰包中,右手举着一柄画满了符咒的桃林剑,见张小华先攻的是自己的阴位,右手前挡,左手把腰包中的东西扔在了自己面前约一米处的地上,同时抛下一枚符咒,而他左侧不远的阮瞻也向地上的东西伸手一指。

    ‘叮’的一声,阮瞻手指上的劲气打到了那个东西上,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配合着骤然变得明亮的符咒,万里的面前竖起了一面半人多高的暗红色金属旗子,而就在同时,冥火已经到了!

    可是,就在冥火距残裂幡的还有零点零一米的时候,它突然转向了,借着残裂幡上巨大的反弹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包大同兜头而下!

    包大同本来全付心神都集中在未动的张红玉和应敌的万里身上,这一下变故太过迅速,慌忙中举剑直刺冥火中心,口中念着,“倾尽三江,浪淘天,困!”

    以水克火,五行之道!他这一剑,搭配着五行禁法,应该是可以对付的,可这冥火来得太急、力量也太大,他只觉得冥火窒了一窒,力量稍减,但来势未变,仍然向他的面门打来!电光火石间,他急中生智的一矮身,当冥火正好在他头上时,左掌运上灵力向上猛托。

    水之灵力对冥火,虽然没有发现声响,但他头顶的半空‘突’的冒起一股白烟,好似有很多水汽被瞬间蒸发一样,纵然水汽消失,冥火也失了准头。

    可没想到的是,一般的冥火在失去准星后会熄灭,可张小华的冥火却没有熄灭,反而更亮了,像一盏孔明灯一样飘浮在半空之中,张小华伸手虚空一抓,冥火又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而在张小华攻击的同时,张红玉也突然动了起来。如果说张小华是虚攻万里,实攻包大同,那么张红玉没那么多花招,而是直接扑向她选择好的敌人――小夏。

    她像一张黑色的风筝一样‘忽’的飘起,四肢大大地张开,缠绕在身上的黑气如同一件大氅一样包裹着她小小的身体,使她宛如一只飞翔在夜空中的黑蝙蝠飘然至小夏的面前,张开那张乌紫的小嘴,喷出一团腥臭的尸气!

    小夏还是不动,如雕像一般沉默,低着头,双手抱紧那只黑漆木盒,似乎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而就在尸气笼罩在她脸上的一刹那,她身体右侧的袭来一阵微风,不仅把尸气反卷到了张红玉身上,那风还在靠近张红玉的身边蓦然荡开,从各个方向袭击而下!

    张红玉似乎早有准备,急收四肢,身体变成了薄薄的一片,躲过这一轮绞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笑,不是因为成功的避开了阮瞻的风刃,而是因为知道哥哥在阮瞻动手的一瞬间间已经自乘虚而入了!

    他们被一起关在地下三百年了,又因为修习了同样的法术,分食了同样的灵魂,早已经心灵相通。阮瞻他们会借力打力,消耗哥哥的灵力和法力启动了金光大阵,使他们一开始就陷入了被动,那他们就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佯攻万里,然后利用残裂幡的推挡和反弹之力去实攻包大同,而她就同时攻击岳小夏。

    阮瞻大概不会知道,他的法宝每一件至少有五百年的历史了,所以那学识渊博的老鬼对此也熟识于心,他甚至在他活着时一直四处寻找,死时还在为没有这样的法宝陪葬而遗憾。可作为真正陪葬品的他们,借那老鬼的力也获得了无数的知识,所以从见到这两件宝贝的第一天就明白这法宝的威力。

    血木剑――道界至宝,以邪制邪,是最具杀气的东西,除了主人的魂魄,其它不具备实形的东西都在它的威胁之下,闪避、取巧还可以,如果硬碰硬,都逃脱不了灰飞烟灭的结局!或许阮瞻本身的杀性不大,所以剑的凶气弱化了许多,但尽管如此,也没有魂魄敢于直面于它。

    残裂幡――如果运用得当,可以收一切魂魄,幡内还可启动炙术,能让收入其中的灵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仅如此,这幡还能把攻击其上的力量抵挡并反弹回去,是绝佳的防卫武器。

    对于肉体凡胎、并且没有刻苦修炼的阮瞻而言,虽然他的天生朗非常厉害,可更让他们怕的,却是这两件法宝。上次她在追击万里和岳小夏时就已经见识过了,这宝贝在没有能力的二人手中尚且逼得她无法靠近,在阮瞻的手里更是可怕!

    可是,物毕竟是死的,如果人使用不当,那么宝贝也不过是废物。所以哥哥在失了先机的情况下,利用残裂幡来攻击包大同,而让她同时攻击岳小夏。哥哥是舍不得这个女人的,但却算准了在包大同手忙脚乱、无法顾及,而万里则距离太远的情况下,阮瞻不会放任岳小夏被攻击而不管,而这个女人是无力自保的,她出现在这里,只是在布阵时人数不够而已。

    而当阮瞻来搭救这个女人,哥哥就会趁机攻击他的软肋,阮瞻一除,只剩下个包大同,他们也就没什么本钱了!哼,别说是金光大阵,就算是万道金光巨阵,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