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78章 阴童 第三员杀将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在张红玉心中得意阮瞻即将中计时,张小华果然把手中的冥火向阮瞻打了过去。刚才他打万里时只是伸手一挥,然后借残裂幡之力攻击了包大同,而对阮瞻,他不仅是双手同时挥出,而且那对一直眨也不眨、好像画在脸上的眼睛宛然放出了红光!

    这红光不似血木剑遇邪时散发的红光那么明艳美丽,虽说是由他眼中的红莲幻化而来,但却呈暗红之色,似有浓重的血气。这红光从他眼中一射出,就在平地上掀起一股狂风。风助火势,那冥火比之先前又涨大了一倍多,像一张蓝幽幽的巨口一样,向虚空画符的阮瞻咬噬了过去!

    阮瞻毫无慌乱之色,一手画符驱动风刃攻击张红玉,以解小夏之困,另一手迅速结了一个结界挡在自己身前,阻止冥火的攻击。可是张小华实力强横,此番对阮瞻又是全力攻击,他一只手怎么招架得住,只一击,玻璃的碎裂声就再度响起,宣告着结界被破,但这一次,可是致命的!

    张红玉听到此声,不禁心花怒放,对着仍旧盘膝而坐的小夏再吐出一口巨毒尸气,妄图让小夏在这世界上彻底消失,以解她心头之恨。但哪想到阮瞻虽然自己的性命还在危急之中,但对小夏这边的兼顾也没有停止,第二记风刃再度袭来。

    耳听尖锐的啸声在自己身边响起,张红玉大叫一声,想再一次把身体变成薄纸一样,以躲避这风刃中隐含的四面攻击,可是由于她错估了形势,加之有伤未愈,只不过变化得稍慢了一点,就觉得一股刚硬的凉意从她左腿处掠过!

    一段尺长的黑影从张红玉身体上掉落在地,因为没有了本体的支持迅速化解、消散,带得地上的碎石像被极重的东西碾压一样化为石粉!没有物体相撞的声音,但是有张红玉的惨叫!她娇嫩的童声夹杂着恨意与不甘,还有那么点奸计得逞的快感叫了出来,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疼啊!多少年了!从她被强行灌入水银的那天后,她就没疼过了,让她几乎忘了疼痛的感觉。她还以为鬼不会疼,可是当阮瞻的风刃生生切掉她化做腿部的黑气,并完全化解于地,让她的幻形也尘归尘、土归土,她又一次感到了疼痛。她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喜欢,因为疼痛意味着活着,可是她,还算活着吗?

    可是,如果她的一条腿换来阮瞻的重伤或者是死,解了哥哥身边的威胁,那么她的腿失去得真值,哪怕从今以后,她的幻形都是残缺的也没关系。

    身后,‘呯嘭’之声大作,附近的人听到会以为是阴沉的天空中响起了闷雷,可是她知道那是哥哥的冥火打到物体之上的爆裂声。火是以高温烧灼物体,本身并不是可捉摸的实体,可哥哥的冥火不是,那不仅有冷燃的效果,还格外坚硬,就算打到钢板也会穿板而过!现在声音如此之大,也许阮瞻早成飞灰。

    这样想着,张红玉不顾那久违的彻骨疼痛转身望去。

    只见在她身后的大片空地上,还分散着站着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小的黑影,并没有一个倒在地上。那三个男人也还和岳小夏所坐的位置形成着不规则的菱形,站位虽然有些移动,但整体的位置并没有改变。只是,在这菱形围着的中心,出现了一个深坑,这三大一小四个人现在是围坑而站了。

    阮瞻仍然空着双手,左手伸两指指着张小华,右手垂在身侧,不过手指拈了个奇怪的决法,面色有些苍白,但并无受伤之像。

    怎么?难道哥哥的这一击没有成功吗?是什么地方出现了疏漏?

    张红玉心中顿有遭到重挫之感,转过眼光再看向包大同和万里。见包大同一点也没有严肃之态,脸上笑嘻嘻的,好像大家在陪他玩一场游戏,双手均高举着,左手持血木剑指着她的方向,因为运用了灵力和法力的缘故,剑尖上涌出一缕红光,像盘旋着一条透明的小蛇般对着她吞吐不止,虽然她不动,那剑上的光芒就会轻易攻击她,但还是让她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被什么死死地盯住,根本逃不开!

    他的左手也有一柄剑,和万里拿的一样,是画满了咒文的桃木剑,剑身上的符咒是以特殊的朱砂所画,倒和岳小夏身上的朱砂同属一类,而正是因为这符咒和朱砂都使普通的桃木剑有了些灵气。不过,他这柄桃木剑已经断了,只剩半截剑身指向万里的方向。

    而万里,是三个人中唯一受伤的人。他脸色苍白,嘴角有血迹,一手扶着残裂幡,一手以剑指向张小华,看来好像有些站不住了,但就是不倒,唇边竟然还挂着一点嘲弄的笑容。

    “没想到吧?”万里开口,“你以为阿瞻施法的时候会没有人护法吗?告诉你,我是第三员杀将!”

    “是啊,差点被震死的杀将!”张小华嘲讽地道。

    “明明是你输。”万里才要说话,包大同却替他接口道,“你修炼了三百年,他只练习了三天,不过这火手印使得却像模像样,以阳火对你的冥火,他就算败了也是虽败犹荣,何况他成功的阻止了你的奸计。”

    原来,是万里保护了阮瞻吗?

    张红玉心里一凛。他们还有多少出人预料的东西会冒出来?哥哥和她施展出刚才的攻击,就是考虑到先让包大同自顾不暇,然后以岳小夏的安危来诱使阮瞻上勾的,但是他们没有算计到万里。因为万里不是修道的人,也没有天生良能,没想到他会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学习法术,在关键时候帮了阮瞻一把!

    在仔细看去,发现万里扶着血木剑的那只手还握着一张符咒,张红玉恍然大悟。

    万里虽然是个凡人,但他也有不凡之处,他天生阳气旺盛,人又胆大心细,特别适合阳火这类的法术。如果再有阮瞻这样灵能强大的人教他,并助他一臂之力,再以事先写好的符咒为辅,他是完全有可能在三天之内初步学会用火手印的。

    再看现在的情况,阮瞻和万里两个人盯住了哥哥一个,哥哥虽未受伤但却不能轻举妄动,而包大同持那柄可怕的血木剑盯着她,场内一瞬间成了僵局。第一回合他们输在轻敌,第二回合她和万里受伤,一边折扣一个,结果成了平局,算来,他们还是在下风啊!

    而一边的万里听了包大同的话,有些啼笑皆非。他是胡吹大气,给这对妖童以压力,其实刚才张小华偷袭阿瞻时,是他们两个合力才帮助阿瞻挡开这一击的。

    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决定要充分利用每一个人的能力。小夏和包大同学了法术后,他发现只有他是法术上的白丁,所以阿瞻才以他的体质为本,教了他这一手。他们之间配合默契,刚才张小华佯攻他而实攻包大同,张红玉攻击小夏时,他就感觉到这都是要为伤害阿瞻做的幌子,因为阿瞻守的是‘生’门,他虽然不懂法术,也明白冲开生门,就摆脱了这个阵法。而如果没有这个阵,他们是没有胜算的,他们的一切准备也会付诸东流。

    他太了解阿瞻的脾气了,他要做什么,就算是遇到生死之险,也不会顾忌,所以当张小华对阿瞻一下手,他立即用上他才学习了三天的火手印。可是,目前他的火手印装装样子还行,遇到实力那么强横的张小华,简直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好在他配合着符咒的拼力一挡,毕竟可以阻止一点冥火袭来的力量和速度,张小华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而一边的包大同反应神速,从自己的危势中急速稳定了下来,以他的‘南离天火’在斜里来了一家伙,再加上阿瞻巧妙的躲闪,这才没有让张小华的奸计得逞。

    现在包大同那么说,摆明是要气张小华的。果然,包大同一席话出口,张小华本已暗得发黑的脸色更加难看。

    “不过你也不要沮丧,我和你一样输了。”包大同继续说,“我还和万里打赌来着,说你会首先攻击我,因为我虽身在‘死’门,不过催阵的是我,假如我守不住这一方,阵的威力大减,你们就不必死攻生门了。你不知道,你佯攻万里,而后攻我,我有多高兴,可哪知道你攻我也是佯攻,甚至让你妹妹攻小夏还是佯攻,实际上想攻的竟然是阿瞻。所以,你刚才害我输了一百块钱。”

    “攻生门是常识,笨蛋,你就不该打赌的。”一直很少说话的阮瞻开口。他说起话来中气十足,一边的张小华明白,阮瞻真的是没事,他还要想其它的办法才行。

    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要岳小夏守‘阳’位,而由万里守‘阴’位了。金光大阵启动后,守阵的四个人是不规则的菱形站位,生门、死门、阴位是在一端的,而阳位孤零零地在远远的另一端。大概他们考虑三个男人力量较大,而小夏是最弱的一方,所以才这样站位吧。

    虽然他们三个距离小夏较远,但对于想要攻击阳位的人而言,势必要背对他们三人,那么他们偷袭也比较方便,刚才红玉就吃了亏。而这三个男人相距较近,中间没有阻隔,如果联手威力更大。而且他们好像以前还合作过,配合默契,这样就更集中了优势。

    小夏的阴气重,本来不适合守阳位,但他们竟然以特殊的朱砂画了一身的符咒,提升了小夏身上的阳气,而地上那八块玉壁也有类似的作用。要知道玉属阳,八卦更是至阳之物,此玉八卦感觉非凡,当然可以弥补守位者先天的不足。

    但是,万里以极阳之体怎么能守住阴位,他还是不明白!

    张小华不理包大同的挑衅,抬眼又望了万里一眼。见他在包大同的废话连篇中已经缓过一点神来,已经不必依靠扶着残裂幡站立了,可见刚才他所受的只是硬伤,冥火毕竟没有直接打到万里的身上,只是他硬要迎击而受了震荡而已。这让他忽然有一瞬间的后悔。

    为什么不集中打万里呢?虽然他体质特异,并且也学习了一点法术,毕竟实力比不上阮瞻和包大同。对付阵法,当然破解了‘生’门就可以逃出生天,可是以他和红玉的实力,远不用逃跑那么狼狈。只要让其中一人守不住自己的位置,这阵就算不立即被破,也坚持不了多久,那样岂不是省事?可见他在一招失手,心里便乱了,只想冲出这围困,反而失了冷静。

    这样算来,他这第二回合仍是输了。

    再看一边的小夏,还是坐着不动。这让张小华有一瞬间的疑惑。她为什么不动?是被保护在结界里,还是对手又有什么花招?再或者,她并不在那个阳位,而是一个幻影?

    想到这里,张小华连忙不动声色地运起目力观察小夏,一看之下,发觉她确实是实体,并非幻影。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因为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毕竟他拥有三百年的法力。也正因为这三百年的法力,他才不怕阮瞻,他顾忌的只是这个阵和那两件法宝。阮瞻虽然天赋异禀,毕竟才三十出头,怎么比得上他继承了那死老鬼,外加勤修苦炼得来的功力实在!

    想到这儿,他又心生一计。

    “把断剑扔了吧。”万里的声音传来,“那剑吓唬不了人。”

    包大同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刚才接冥火的时候,没舍得用血木剑哪!”他随手扔掉断剑,在水泥垛子后面又抽出来一柄。张小华和张红玉这才发现,他们每个人所站之位的后面都藏了一点东西,明显是早有准备,就等着关起门来打狗的。

    “不过,咱们的小朋友法力真强,这柄木剑竟然才一下就被震断了,还差点捎上我的手。”包大同由衷地赞扬了张小华一句,“我从小到大,还没打过那么强的鬼妖,可见三百年功力不是盖的。”

    “废话,没见我都受伤了嘛。”万里和包大同一唱一和,好像敌人根本不存在,“不过这阵,他也破不了!”

    话音才落,张小华冷笑一声,“破不了吗?试试这个。”说着,掌心中又一个冥火形成。

    这次的冥火还要大,几乎挡住了他半个小身子,然后还没等包大同再说什么,就双手挥动冥火向包大同打了过来,同时双目中红光在自己身前竖起了一个屏障!

    ******************************

    向各位推荐一本好看的书《武林外史同人之我是朱七七》书号:88825,作者花落重来。大家去看看吧!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