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驱魔人第8季赌神(国风版)》正文 第279章 阴童 借物分身

文/柳暗花溟
推荐阅读: 英雄无敌:亡灵主宰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西游:万界书店 荒野生存:神级进化系统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海贼:无双大蛇 娱乐: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弟子出关了! 综漫: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从小鬼族开始
    这冥火的威力太大了,纵然包大同再舍不得血木剑,也不得不丢下普通的桃木剑,以血木剑迎敌!

    “哇,这回他和我来真的!”百忙之中,他仍然不忘自报节目。

    可能是因为血木剑带给他的信心,这一次,他反而没有前一次的忙乱,把血木剑倒在右手中握着,潇洒地耍了一朵剑花,左手拈决向剑身一指。

    血木剑本来就已经因为灌注了灵力而通体红光了,此刻被包大同以符法催动。加上邪气来临,更是闪耀出美丽的光芒,当那蓝幽幽,夹杂惨绿与惨白的冥火来袭时,随着包大同的手臂一挥,这道红光在半空中画了一道优雅的弧线,直接刺入了冥火之中。

    众人的头顶上,蓝、绿、白三色缠裹着一道艳丽的红,激烈地扭动着,远远看来,好似节日里点燃的焰火一样炫目,非常好看。只是所有的焰火都不能长久,在这里也是一瞬间的事,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后,那三色光球骤然消失不见,而那条红光则像刚刚出世的小龙一样,得意地在空中又伸展了几秒钟,而后‘條’地回到剑身之上。

    “果然是遇强愈强!”剑的临时主人虽然被刚才的一击震得胸口发麻,差点吐血,但却因为此剑的威力而兴奋莫名,恨不能抱着剑亲上几口。

    刚才冥火攻击后,还如飞去来去一样回到张小华的手中,但却在此次碰撞后却尸骨无存,以邪制邪的血木剑可以让一切邪气瞬间化为乌有!

    然而不等他做出这样的亲热表示,他就发现这一次张小华对他虽然用上了全力,而他仗着血木剑的威力击退了这一攻击,但张小华的目的却仍然不是他,而是为了解救张红玉。

    因为血木剑一直指向那小女妖,剑身上的红光迫得她动也不敢动,所以张小华才出手对付他,让他回剑自顾,这样张红玉就可以行动了。

    张红玉一获自由,并没有袭击近在咫尺的小夏,而是疾速飘回,伸手把被掌心雷电到半空的张小华接住,扶着他问道,“哥,你没事吧?”

    张小华摇了摇头,憎恨地瞪着阮瞻,自他入世后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对手,他竟然能伤到自己的本身,他绝对不能原谅他!

    刚才他在攻击包大同,以解救张红玉时,早就料到自己会成为靶子,只是他明白万里受创,虽说是硬伤,但也不可能这么快恢复,他唯一要提防的只是阮瞻而已,所以他在尽力攻击包大同时还留下一些力量在自己的面前设下一道抵挡的屏障。但是他又一次低估了阮瞻,当那团蓝色电火花对他的面门直袭而来时,他设下的保护屏障并没有能阻止得了,他只好眼见着那火花破屏而入!

    离他还有尺许的距离,他就感受到了这火花有着冥火所欠缺的纯阳热度。这让他感觉要融化了一般的难受。本能的,他运起双目中的红莲之力加以对抗,虽然成功地将掌心雷的力量卸到了旁边的碎石堆上,可他还是被那力量电得向后弹倒,幸亏红玉接住他,否则他就会摔到地上,在这些可恶的人类面前丢脸!

    “红玉!”他喊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命令的口吻。他们心灵相通,红玉很清楚他的计划是什么,所以她必须立即去做,否则机会一失,他们还是翻不过身来。

    红玉听到张小华的声音,再不怠慢,两只残缺的小手快速结着手印,然后张开了嘴向四周喷出尸气!

    这一次的尸气与张红玉前几次施展的不同,不仅倾尽了全力,而且不是针对某人,而是针对某个空间的,这在目前的局势下,相当切合实际。因为金光大阵看似与周围的地界相通,实际上是自成一域,相当于被一个玻璃罩子倒扣起来的一个封闭空间,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所以这么大量的尸气出现,根本无法彻底化解,除非打开生门,尸气就会消散于空中,可是那样,这个阵也就破解了。

    张红玉的灵力和法力虽然不如张小华,但那也是三百年修炼而来的,所以她的尸气更是不同,不是无色或者淡黑,而是浓黑之气,夹杂着一点血腥之像,宛如黑色的雾气般,瞬间就遮盖住阵中一切的景物。

    阮瞻见状,立即伸手结了两个结界在自己和万里面前,挡住这尸气的侵蚀,同时打出了一招火手印到半空之中,凝而不去,也不伤人,只当做黑雾之中的照明作用。向左一看,见残裂幡上的暗红之光也在微弱的闪动,知道这是万里通知他一切安好的信号,再向左看,血木剑上的光芒还在,证明包大同也没事。

    小夏的方向距离他们都很远,但他早知道她不会有事,如果不能保证她的安全,他怎么会让她和他们一起战斗。可尽管如此,他还是瞄了她所处的阳位一眼,见那乳白色的光芒一直若有若无的闪现,在这黑雾中显得无比清澈和圣洁,心下更加安定,知道那是她身边的玉八卦对邪气所产生的感应。

    “怎么办啊?打不打?”包大同的声音传来,一刻也忘不了说话!

    “等着。”阮瞻回答。

    “小心。”万里补充了一句。

    这一次包大同没有反驳,明白阮瞻和万里说得对,他们纯粹的实力不占优,不要浪费力量在无谓的事情上。反正这尸气也不能长时间维持,所以等待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他守住自己的位置,并且协助离他最近的万里,防止这对妖童趁黑突破他们守的任一方位,然后破阵而去就行。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对妖童根本没有任何举动,甚至连小夏那边,他们都没有去骚扰,这反而让三个男人心有不安,因为他们不可能不反抗,只是这样寂静着,一定是在筹划更厉害的反攻。眼见着阵内的黑雾慢慢淡了下去,隐隐现出阵内的景物来。

    放眼一望,三人心里都是一惊,在黑雾淡去后的场地中心凭空出现了很多小孩子的黑影。他们知道这对妖童会借物分身,但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分出那么多来,大概地上的每一颗大一点的碎石都被用上了,足有几百之多。他们密密麻麻地站在那,长得一模一样,即不说也不动,让这三个男人也分不出哪个才是本体,哪个是分身。

    这可怎么办?如果这些小黑影群起而攻,他们在分不清主次的情况下,遭遇暗算是小,很有可能会让这对妖童把金光大阵破掉。假如他们每一个都不放过,一一阻拦的话,恐怕会累死。这些分身当然力量不足,但毕竟是来自那一对妖童,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对付。

    嘻嘻――

    又是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小孩笑声传了出来,三个人心里都是一紧,立即做好了防备的架式。但等了几秒却没有一个黑影动一下,而是一声接一声的笑了起来。在这暴雨来临前的深夜,在一片废弃了砖头瓦块的空地上,在一座有如妖魔城堡的黑楼前,此起彼伏的响起那么多小孩子生硬而无意识的笑声,就算胆大如这三人,也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这个怎么样?”张小华的声音在众多笑声中响起。

    阮瞻运目于自己天生的阴阳眼上,但却还是没有找出这对妖童的本体。

    “挺不错的。”包大同接口道,“我还以为你要造兵马俑呢!”

    兵马俑?张小华并不知道,他一直被埋在地下,入世后五年,虽然一直外出寻找饮食,但却没离开过这里很远,当然也没听过什么兵马俑。不过看包大同脸带嘲笑,让他怒从心头起,心想终于能够扳回一局,不仅要破阵,还定要他们吃点苦头。

    想到这儿,他不再理睬包大同,心里暗念了一遍咒语,催动那些分身,分四个方向,向金光大阵的四个方向袭去!

    这金光大阵不是纯防守型的阵法,也不是最厉害的阵法,但却是攻防兼备、厚积而勃发的‘老实’阵法。他在里面呆了一会儿,已经感受到了脚下的地面散发出了让他难受之极的凛冽炙气。他和红玉毕竟是灵体,虽然因为继承和修炼,使他们可以中和阴阳之气,但那也是在一定的环境和范围内才可以,不是完全不怕阳物的,不然为什么不能被日光暴晒?

    所以他不敢耽误时间,就算一时冲不出去,也要想办法骚扰对方的三个人,让他们只能维持这个阵法,不能腾下手来摧动阵法的运转。他们以前显然用过金光大阵,但以前主持施阵者也肯定不是他们,所以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否则他和红玉被关在这里出不去,是会被活活烤死的!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摧动他和红玉的分身进攻这四方。红玉的分身较弱,就来进攻岳小夏和万里,他的分身则袭击阮瞻和包大同,他坚信以阮瞻三十几岁的年纪,根本看不出他的本体在哪里,而他就混在这些分身之中,趁他不注意,就给他致使的一击!

    随着那些小黑影前仆后继地攻了过来,阵内的局势登时大变,本来气定神闲的三个男人,一时间都有些手忙脚乱。小夏那边则还好,她还是如雕像一般盘膝坐在地上不动,仿佛已经物我两忘,专心守着自己的阳位。

    张红玉的分身在她对小夏仇恨的心态下,蜂拥而至。因为张红玉本身已经没有力气喷出尸气,这些分身也不能做到这一点,只是呲牙咧嘴地扑上来,似乎是想把小夏一口一口吃掉,虽然小夏没有什么反应,但这些分身在扑到小夏身外一米左右的距离时,就如同撞到了个无形的墙壁上,在扑到的一瞬间,又被弹了回去。而且,那无形墙壁好像是一个极强大的力量所形成的,那些张红玉的灵力化成的分身遇到了这种力量,就如水滴遇到热火,在被弹到半空中时像水蒸汽一样蒸发了。放眼一看,本来以为最好攻击的位置却是这对妖童损失最惨重的。分身本身没有意识,但张红玉却产生了怯意,攻势缓了下来,变成了几十个‘张红玉’围在小夏身边,但是只围不攻!

    和小夏对应的是万里的阴位。他刚才受了点伤,偏偏又是占的阴位,造成了他的阳气有些虚弱。不过他有残裂幡护住他的身后和身侧,那特制的桃木剑和符咒也能抵挡身前的攻击,所以虽然因能力原因而不能完全使法宝发挥最大的力量,但也勉强坚持着不倒。

    包大同手持血木剑,使小华的分身不敢靠近,所以他这一边的战局是那几百个分身挤在一起向他发出冥火袭击。冥火数量众多,他又看不出哪个是张小华的本体,因此对每一个攻过来的冥火都不敢大意,站在死门上舞剑如风,时间一长有点手忙脚乱,气喘吁吁。但他因为面对的是功力损失不大的张小华,知道不能设结界防守,否则就是自己把主动权让出去!

    相对于这三方,生门上的阮瞻压力更大。一是因为张小华放在这边的分身最多,二是因为他没有法宝护身,张小华的分身也没有什么顾忌,所以他四周围满了‘张小华’,他也只好硬抗硬打。

    张小华的法术主要是冥火,但其间也会搭配其它的法术,有尸气、有化指为剑之术、还可以祭起周遭的实物来打击,眼中的红莲之火更是凶险,被这凶光看上一眼,就会身体发麻,若不是阮瞻异常冷静,掌心雷和火手印也威力强大,恐怕早就被攻了下来。

    “看你们能坚持到几时?”张小华的本体又要众多分身中叫了一句。

    这半晌的缠斗已经使这对妖童的分身足足少了一半多,但阮瞻他们这方除了小夏外,也都显示出了疲态,这样下去,明显是两败俱伤之局。

    没有人回答张小华。

    “我拼着重伤,也会把这阵破了。到时候我们土遁而去。你们呢?你们是人,最没用的人,你们没办法追击我们,你们的良好开局也就丧失了,下回我可没那么容易上当。那你们可怎么办?”张小华继续对对手施加心理压力,“最可怕的,我们法力深厚,恢复起来一定比你们快,到时候,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你们将会会遇到什么样的报复!”

    “放手吧!计谋出众又如何,这世界上还是靠力量说话,你们今晚必输无疑!”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